(51)

王媽媽一定沒跟他們住在一起,不然怎麼會自己坐計程車先走呢?看來他們不是

已經離婚就是分居了,王小平會這麼喜歡我的聲音,想必是因為我的聲音可以帶

給他「老媽就在我身邊」的錯覺,怪不得他老是跟著我!


往公車站牌的路上,我好幾次都想問王小平:「你爸媽離婚了嗎?」但是話到嘴

邊又覺得過問人家的家務事很沒禮貌,於是只好又把話吞回去。


第二天到圖書館,我跟丸子討論起這件事,丸子摀著嘴瞪大了眼睛,比手劃腳的

告訴我前幾天她在整書的時候,王伯伯走過來問「婚姻」方面的書放在哪邊,她

本以為王伯伯是要準備幫王小平辦喜事,開開心心的帶他去禮俗的那一架;結果

他看一看搖搖頭說他不是要找「結婚」方面的書,而是要找「離婚」方面的書!

後來她趕緊帶他到兩性關係的書架去,還很不放心的在一旁偷瞄王伯伯手上拿的

是什麼書。


「他是想知道怎樣才能離婚嗎?」回想起昨晚我們和樂融融同桌吃飯的情景,難

道那都是在演戲?

「不是,他都是在找『如何不離婚』之類的書。」丸子說。

「所以他們還沒離婚,但是分居了;而且是王媽媽想離婚,但王伯伯不想。」我

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再從這個事實推理,昨天王小平之所以約我去他們的家庭聚

餐,大概是為了製造機會讓他爸媽聚一聚吧…


「妳跟王小平發展得好快喔。」丸子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和大頭交往這麼

久了,還是上星期才第一次和他爸媽碰面呢!」

「這樣叫發展很快啊?我還覺得我們之間一點進展都沒有呢。」我嘆口氣道。

「還是沒話聊?」丸子擔心的問。我點點頭,「我真想借一本『如何愉快的與人

相處』給他看,但是這樣應該會被討厭吧!」


「啊,對了,昨天我在附近遇到王吉利喔!他還問我妳過得好不好呢。」丸子有

些心虛的繼續說,「不過我不曉得你們還是聊不起來,我還跟他說妳跟王小平約

會去了,過得可好呢。對不起喔,阿貝。」

「幹嘛對不起?我過得好不好本來就不關他的事。」我嘴硬的說,


「他好像過得不是很好。」丸子說,「我碰到他的時候,他是一個人,我問他怎

麼沒跟月光在一起,他說月光跟他的學長去吃飯了,我問他怎麼沒一起去呢,他

說他不想當電燈泡。妳不覺得聽起來很怪嗎?就算他們三個人在一起,也該是那

個學長是電燈泡才對啊!」不明究裡的丸子轉頭問我。

「天曉得,反正也不關我們的事。」我輕描淡寫的帶過。


一個讀者抱著幾本書來到櫃臺,我反射性的問:「借書嗎?」

他把書和借書證放在櫃臺上,對我笑一笑,沒答腔。我接過借書證一看,Scott

Lee,原來他是外國人啊!從外表判斷他應該是ABC吧,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



(52)

我們圖書館辦證的對象是不分男女老幼種族宗教階級黨派,就連外國人也可以

拿護照或居留證辦一張借書證。開放外勞之後,還有許多勤奮上進的菲傭也跑來

辦證,除了借書還書、還會上網寫家書,厲害得很。我常想英文破得要命的我如

果到了國外,會說「How Much?」「Thank you.」就已經心滿意足了,才不會跑進

圖書館問用英文問:「請問借書證要如何申請呢?」


雖然以前唸書時英文成績都還不錯,但那僅限於聽和看,需要表達的說和寫我一

直很頭疼,所以當上圖書館員以後我還是堅守我的原則---「不到最後關頭,絕不

輕言英文」,當外國人跑過來問東問西的時候,能用指的就用指的,不然就用筆

談,或是碰運氣講中文給他聽,偶而還會碰到剛好聽得懂中文的外國人。


事實上害怕外國人的館員也不是只有我一個,其他同事也是一碰到外國人就想

躲,只要喝過洋墨水的丸子在,我們這些小嘍囉一定會把她拉出來當翻譯。國民

外交是很重要的嘛,我們那種破破爛爛的英文萬一嚇到遠來的外國朋友還得了

啊?


如果是ABC,就算聽不懂中文應該也聽得懂台語,不過我台語跟英文差不多爛,

每次打電話通知讀者預約書到了,要是碰上只會講台語的阿公阿媽,我就只好努

力的把國語翻成台語,路過的讀者聽到我的破台語都會笑翻,更別說是電話另一

頭的阿公阿媽了。


所以面對眼前這位ABC史考特先生,我不打算多費唇舌,反正幫他把書借好就

行了吧。但是奇怪了,這位史考特先生不會說中文,但卻借了五本中文書?而且

不是有注音的那種簡單兒童書,而是旅遊雜誌?


「請問這是您本人的借書證嗎?」我忍不住拿起借書證,在他面前晃了晃。

「Any Problem?」他一臉疑惑的問。

「NO NO,nothing nothing.」(不不,沒事沒事。是這麼說的嗎?管他的。)

他大概是想看圖片就好吧,我趕緊幫他把書借好,把他打發走。


接連幾天,史考特先生來借還書時剛好我都在,我覺得奇怪,為什麼他每一次都

是借中文書,一本英文的也沒有?如果他借的是有圖片的書就算了,他好幾次借

的都是一張圖也沒有的小說啊!


我對這位史考特先生越來越懷疑,他看起來就不像ABC,雖然他每次都跟我講

英文,但總覺得他的腔調不那麼準。或許他根本就不是史考特,只是用他的證借

書?我們圖書館的借書證是限本人使用的,如果他是冒牌貨,身為館員的我有責

任揭發他,可是該怎麼做才能抓到決定性的證據?


我和丸子討論,丸子說我想太多。

「妳說那個Scott啊?我跟他聊過啊。」不愧是本館的親善大使丸子,她最會和

讀者哈拉,就連外國人也在她的防守範圍內啊!「因為我也覺得奇怪啊,通常外

國人很少借中文書嘛,結果他說那是他室友拜託他來借的。」


「是嗎?可是書名他看得懂嗎?找書應該會很辛苦吧!」我追根究底的問。

「我是沒問這麼多啦,但如果他室友先上網查過館藏目錄,再把索書號抄給他,

應該就很好找吧!」丸子愉快的說。


丸子的話不無道理,我正準備相信史考特先生的時候,好死不死,我在麥當勞碰

到他。「我要一份鱈魚堡餐,飲料要雪碧。」我親耳聽到他用流利的國語點餐。


哼哼,被我抓到了吧,你這個假ABC!下次你再踏進我們圖書館,看我怎麼對

付你!


(53)

假外國人史考特先生沒過幾天又上門,還是一如往常的把借書證還有書往櫃臺上

一放,用微笑示意叫我幫他借書。


「先生,你不能用別人的借書證借書喔!」我維持風度很客氣的說。

「Sorry, can you speak English?」(你可以說英文嗎?)他一臉無辜的反問我。

「Ok. Can you show me your ID card ?」(可以看一下你的身份證嗎?)我流利的說。

哼哼,早就料到你又要拿英文對付我,這次我可是有備而來的!


「Why? I put my ID card in another wallet.」(為什麼要看身份證?我把它放在別的

皮夾裡了。)來這招?你根本不是忘記帶,是不敢拿出來!

「Let’s speak Chinese, ok?」(我們還是說中文吧!)我快忍無可忍,而且我準備

好的英文句子快用光了,「You can speak Chinese! I saw it!」(我親眼看到你說中

文!)我指著他的鼻子正氣凜然的說。


「Where? That’s Impossible!」(你在哪兒看到我講中文?這不可能啊!)他還是

笑瞇瞇的,一點慌張的樣子都沒有。

「3days ago in MacDonald.」我指證歷歷。

「Oh!」他瞪大了眼睛,然後哈哈大笑,「That must be my brother Mike.」(那一定

是我弟麥克啦!)哇,你這人也太過份了吧,謊稱自己是史考特被我抓到,竟然

還瞎掰說有個弟弟叫麥克?


看樣子不管我怎麼逼問,他都打算耍無賴耍到底了。好,雖然我沒辦法拿你怎樣,

雖然我沒辦法不准你借書,但是我至少可以給你一點應有的懲罰!聽不懂中文是

吧,那不管我怎麼用中文罵你,你也聽不懂囉!

我幫他把書借好之後,笑容可掬的對他說,「謝謝,再見,你鼻頭那顆痘痘快爆

開了喔。」


演技精湛的史考特先生,對我惡毒的攻擊一點反應也沒有,還是像完全聽不懂中

文那樣,客氣的說BYE BYE。


「阿貝啊,這樣不太好吧!」丸子擔心的拉拉我的袖子問,「要是館長看到妳亂

罵讀者的話,妳就完蛋了啦!」

「不給他點教訓怎麼行,我是在伸張正義。」我固執的說。


厚臉皮的史考特先生接下來隔了一個星期才又出現,鼻子上的痘痘已經不見了。

哈哈,還說聽不懂中文?平常兩三天就來一次的他,這次卻隔了一星期才來,一

定是因為上次被我嘲笑敢怒不敢言,所以只好等痘痘消了才敢再來。你以為痘痘

消了我就拿你沒輒嗎?我要是認真起來挑你毛病的話,三天三夜都不夠我罵呢!


他很自然的避開我站在丸子面前,丸子笑著和他用英文聊了幾句,我在一旁冷眼

旁觀。等到他借好書要離開時,我抓住機會說:「謝謝,再見!你的鼻孔好大好

壯觀喔!」


史考特先生還是很冷靜,保持著笑容,但他鐵定沒注意到,他額頭的青筋已經悄

悄浮起來了。


(54)

之後我每天都期待著史考特先生的出現,他還是一樣講英文,我還是一樣講中文,

每當我微笑著不懷好意的向他問候:「你的早餐都是吃用臉煎的火腿蛋嗎?」「你

昨天是用沙拉油洗頭嗎?」都會有種替天行道的快感。


丸子每次看到我這麼做都會碎碎念,說我一定是搞錯了,但我很清楚我絕對沒有

認錯人,我在麥當勞看到的那個人絕對是史考特先生。就算是雙胞胎,痣的位置

也不會一模一樣吧?史考特先生臉上有很多痣,第一次碰面時我就注意到他臉頰

上有三顆痣排成一線,像天上的獵戶座一樣(那是我唯一認得的星座)很特別。


我和史考特先生的對決戲碼持續上演著,雖然我的問候語一次比一次犀利,但他

除了偶而冒一下青筋以外,總能微笑著揚長而去,看來我還沒有戳到他的痛處。

外表看得到的毛病我都已經挑得差不多了,像是痘痘大啦、鼻孔大啦、頭髮油臉

也油等等,如果這些話都傷不了他、都沒辦法讓他抓狂,接下來我將被逼入無話

可罵的窘境!這樣我不就只能眼睜睜看他假扮外國人,無法繼續伸張正義了?


如果王吉利還在,我想鬼點子多的他一定可以提供我很讚的建議,可是他已經消

失好一陣子了,我雖然有他的電話,但想到打給他萬一被月光知道了,又要害他

們吵架,還是別輕舉妄動的好。至於王小平,他的反應和我預料中差不多,他很

熱情的說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儘管講,但說老實說就算證明了史考特先生是拿了

別人的借書證,我們頂多也只能不讓他借書而已,又不能把他抓到警察局去,所

以王小平應該是派不上用場啦!


看來還是只有靠我自己了。如果我假裝不小心把一本大英百科全書砸在他腳上,

然後看他是痛得喊「哎唷!」還是喊「Ouch!」讓他露出馬腳的機率應該蠻大

的吧?記得以前上英文課時,我還跟老師爭辯過外國人會不會說「哎唷」這兩個

字的問題,我堅持人在很痛的時候一定會不由自主的說「哎唷」,不可能說超難

唸的「Ouch」,但老師堅持「哎唷」是中文,外國人要是沒學過中文的話,不可

能會說這兩個字。


如果史考特先生腳被砸到之後,只喊一句「哎唷」是不夠當作證據的,最好的情

況是他氣急敗壞的把所有國罵全部用上,而且要罵得夠大聲讓全圖書館的人都聽

到,這樣我就可以實現我的願望,不急不徐風度翩翩的對他說:「不許動,你已

經被包圍了,還不趕快把借書證交出來,然後30秒內從地球表面上消失…快!」


人類抓狂的程度跟疼痛的程度成正比,也就是越痛越會讓人抓狂。越重越厚的書,

造成的疼痛應該會越大,而被精裝本的書砸到又比平裝本的痛。我千挑萬選,從

參考書區挑了一本厚15公分、兩千多頁的英文百科全書放在櫃臺備用。


計畫實行的日子很快的來臨,當史考特先生來到櫃臺,找丸子借書時,那本百科

全書很順利的不小心從我手中飛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史考特先生腳上。


(55)

中!我在心裡暗暗叫好,叫吧,叫吧,史考特先生的眼角飆出了一滴淚,然後他

開口了---「SHIT!」他這麼罵道。我整個人呆掉,不會吧,不可能吧,你不能不

照劇本演啊,在這麼痛的時候你應該要選擇自己的母語開罵才對啊,你怎麼可以

用英文呢,這完全不合邏輯啊,你是怎麼了,史考特先生,快點罵我啊!


我的腦袋亂糟糟的,但腳還是很自動的小跑步移動到他身邊,然後手也很配合的

把砸在他腳上的書撿起來,嘴巴也跟著拼命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一定很痛吧,

我不是故意的…」丸子也慌張的用英文幫我翻譯:「Sir, are you alright? Sorry, she

didn’t mean that!」


「我的腳好像流血了。」史考特先生痛苦的小聲說道。他的臉扭曲著,像洗衣機

裡剛脫完水的衣服一樣揪成一團,他緩緩的蹲下身去,脫去鞋子,裡面的白色襪

子被血染成殷紅的的一大片,我在心裡暗叫不妙。原本以為被書砸到頂多只會瘀

青,沒想到竟然見血了,這下糟了啊啊啊!


史考特先生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把襪子脫掉,露出受傷的腳趾,他的小腳指的指

甲掉了一半,傷口還在啵啵啵的冒著血。丸子從辦公室裡拿了急救箱出來,還把

館長也請出來,館長邊幫史考特先生止血,邊連聲道歉。幸好灑了雲南白藥之後

血很快止住了,我們三個才稍微鬆了一口氣,史考特先生又開始哎哎叫。


「好痛、好痛。」他眼淚都掉下來了,「你們給我擦什麼東西,越來越痛了。」

「你放心,那是雲南白藥。」館長說,「可能是因為傷口在癒合中比較痛一點,

暫時忍耐一下吧。」

「把藥給我。」史考特先生伸出手跟我們要了雲南白藥,原以為他是想自己擦藥,

結果他拿起藥罐看了一下,無力的把藥罐一扔然後很悲傷的說,「這已經過期三

年了。」


「是是,對不起!阿貝,快去飲水機拿開水過來!」

接到館長的命令,我飛也似的衝到飲水機倒了半杯水,然後恭敬的遞給館長。


館長接過水,急急忙忙的把它一股腦倒在史考特先生的腳趾上,動作快得我根本

來不及阻止,史考特先生發出我預料中的淒厲的慘叫---「好燙!!!」


館長皺起眉頭,惡狠狠的瞪著我質問道,「阿貝!妳倒的是什麼水?」

「妳不是叫我拿開水嗎…」我怯怯的說,「我以為妳是要消毒東西,所以倒熱的

啊,哪知道妳會直接倒下去…」


「算了算了,我懶得理妳了,丸子,妳快去倒水,要冷的喔。」館長不耐煩的把

我推到一邊,好像嫌我礙事似的。我很委屈的窩在一旁,心裡七上八下的看著館

長和丸子拿水把雲南白藥沖掉,然後消毒傷口、包紮。史考特先生的表情漸漸和

緩下來,好像比較不痛了一點。館長和丸子把他扶到椅子上休息,我跟在後面收

拾滿地的棉球和血跡斑斑的地板。


「先生,真的很不好意思。」館長對史考特先生深深一鞠躬,「需不需要我們幫

忙聯絡你的家人接你回去呢?或是要我們先用輪椅送你回家休息?」

「我可以請這位小姐用輪椅推我回去嗎?」史考特先生突然指著我說,「她看起

來好像很愧疚的樣子,我想請她幫忙的話,她心裡會比較好過。」


「阿貝,那就交給妳了。要小心一點喔!」我們合力把史考特先生扶到輪椅上後,

館長一臉擔心的再三叮嚀,「要是再出什麼差錯,妳就完蛋了!」

我拼命點頭,小心翼翼的推著輪椅進電梯。電梯門才關上,史考特先生馬上露出

猙獰的真面目。


「小姐,該是把帳算一算的時候了吧!」平常那張笑容可掬的臉不見了,他用怨

恨的眼神瞪著我瞧。


(56)

目露兇光的他一開始讓我有些害怕,不過他現在廢了一隻腳,我就算打不贏他也

跑得贏他吧?於是我很勇敢的對他說:「算帳?不用算了吧,你已經受到應得的

懲罰了。」


「妳少裝傻了,我是說妳要怎麼賠償我腳受傷的損失?」他白我一眼。

「那是個意外啊。」我心虛的說。

「我看不是吧,妳是為了逼我講中文,才故意把書砸在我腳上吧?」他說。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我反問他,「既然你也知道我一直在激你說中文,你

就早點承認算了嘛,為什麼要逼我出手呢?」

「妳不說我還沒想到,之前一次一次的公然污辱的帳,現在也該一起算一算。」

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電梯門開了,我趕緊把他推出去,左顧右盼的問道,「咦,你家在哪裡啊?」

「妳不要想岔開話題。」他很嚴肅的轉頭對我說,接著很囂張的用手指著門口指

揮道:「出大門以後先右轉,我家在公園新村。」


「公園新村?!拜託,用走的要一小時吧,很遠耶!」我大叫。

「我本來是坐公車來的啊。還不是因為某人的關係沒辦法走路,只能坐輪椅。」

他冷笑著繼續說,「還是妳要抱我上公車?」

「好啦好啦,走就走。」我火冒三丈的說,「你不要太過份喔,搞清楚,是你有

錯在先,誰叫你冒用別人的借書證又死不承認!就算我有罵你又怎樣,我又沒說

髒話,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啊!你本來就全身油膩膩的而且鼻孔又很大!」


「總比某人乾巴巴的眼睛又比螞蟻還小好吧?」他不甘示弱的回嘴,「妳以為我

愛拿別人的借書證借書啊?妳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不拿自己的借書證來借書?

當然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史考特是我以前的室友,他拿我的借書證借了書以後

又弄丟了,結果害我被罰不能借書,所以他就把他的借書證給我算是補償我,這

樣有什麼不對?」


「當然不對啊,第一,你不應該把借書證借給別人用。第二,你們借書弄丟又不

賠,那跟小偷強盜有什麼兩樣?」我咄咄逼人的指著他罵。

「喂喂喂,妳懂什麼!是他自己偷拿我的借書證去用,又不是我自願借給他的!

況且當初你們館員還不是讓他用我的借書證借書?你們怎麼沒想到要檢查他的

身份證?」


「嗯,這是有點奇怪。啊,等等,你叫什麼名字?」

「喂!在談正經事妳還有心情跟我搭訕啊?」他被我的問題嚇了一跳。

「你才有被搭訕妄想症呢,快說!」

「好啦好啦,我叫李麥克。」他不情願的小聲回答。


「李麥克?」我楞了一愣接著忍不住哈哈大笑,「霹靂遊俠那個李麥克?」

「對啦夥計,要笑也笑小聲一點好不好。」他白我一眼,臉頰還紅紅的。哈!他

也會不好意思啊!

「對不起。我不是在笑你的名字啦,我笑是因為…太開心了。」我拍了拍臉頰鎮

定下來,「你的名字這麼洋化,也難怪別的館員會以為那是外國人的名字啊!」


「好啦好啦,反正怎麼說都是你們對。」他不耐煩的揮手,「妳叫什麼名字?」

「幹嘛告訴你。」這下換我不想說了。

「我想知道妳的名字聽起來開不開心嘛。說嘛,妳叫什麼名字?是陳開心、林開

心還是王開心?」他酸溜溜的說,很明顯的是想要報一箭之仇。


「我叫甄貝。」我小小聲的說。不出我所料,他笑得前俯後仰,激動得連肺都快

咳出來了,只差沒有從輪椅上跌下來,可惜。

「夥計,要笑也笑小聲一點好不好。」換我賞他白眼。


(57)

「妳應該叫我『老哥』才對,夥計。」李麥克總算止住笑,嘻皮笑臉的繼續說道,

「妳的名字真的會讓人很開心耶,真是有創意又有噱頭。」

「你太客氣了,我覺得你的名字比我的好笑太多了。」我面無表情的冷冷說道。


「好好,我們回到正題。」李麥克的心情似乎比剛剛好多了,笑瞇瞇的問我:「我

室友已經回美國了,所以他欠的那本書我沒辦法叫他賠,而那本書是原文書,很

舊很舊大概買不到了,我想賠也沒辦法賠啊!」

「如果買不到書,你可以賠現金,用書價的兩倍賠。」我說。

「兩倍?搶劫啊你們!」李麥克氣得又開始大呼小叫,「妳這是坐地起價?」


「才不是,你要想想看要買一本書然後再加工上架要經過多少人力和時間,再加

上物價上漲、貨幣匯率的變動、書取得的難易程度…我們又不是書店,如果直接

賠原價,不就變二手書店了,而且還是超便宜的二手書店。」我振振有詞的說。


「好啦好啦,賠就賠,真是倒楣透了」李麥克沒好氣的說,「那賠完錢總可以借

書了吧?」

「不行。因為你書過期太久沒還,賠完書還要被罰停借一年。」我聳聳肩,「反

正一年很快就過了,總比永遠不能借書好吧?」


「什麼?!這太過份了吧,賠了錢還不能借書?那我不賠了。」

「好啊,不賠也行啊。」我說,「我可是要提醒你,借書不還在法律上是侵佔罪

喔!你一直拖下去不管,哪天接到法院通知可別怪我們。」


「喂!你們是圖書館還是整人館啊!我不過就是欠了一本書沒還,有這麼嚴重

嗎?」李麥克氣急敗壞的罵道,臉上的青筋又浮起來了。

「對需要那本書的人來說,你們這種借書不還的人才是人渣兼敗類。」我優雅的

回敬他,「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要怎麼做我管不著。」


「好,妳說完了是吧,換我問妳:我的腳受傷了,妳要怎麼賠我?」李麥克把腳

舉得老高,咄咄逼人的問。

「看你要賠錢還是賠腳囉。」我很大方的說,「賠錢的話就是你去看醫生、買藥

買紗布等等花費我都賠,實報實銷,記得要憑發票跟我報帳唷!賠腳的話就是換

你用百科全書砸我的腳,一腳賠一腳,我絕無怨言。」


「妳說得倒簡單,我的精神損失呢?妳要怎麼賠我?」

「你不過就是被書砸到腳會有什麼精神損失?難道你以後會看到書就全身發抖、

噁心想吐嗎?我花一個小時把你推回家也已經很有誠意啦,不是嗎?剛剛有一個

斜坡那麼斜,我差點推不上去,還不是死命的把你推上來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老哥。」


李麥克竟沒再和我爭辯,我送他到他家門口,他說要把輪椅還我,扶著牆站起身,

自己一拐一拐的進了家門。不曉得他到底會選「賠錢」還是「賠腳」,但我已經

決定從明天開始,每天都穿五雙襪子來上班以備不時之需。


(58)

幸好平常買鞋都習慣買大一號,所以即使穿了五層襪子,腳還是塞得進鞋子裡。

厚皮球鞋加上五雙襪子的防護應該是毫無破綻!穿著五雙襪子當然很熱,不過為

了保護可愛的腳趾頭們,流點汗又算得了什麼呢?就像那句安全帽的宣導標語---

流汗總比流血好,小心駛得萬年船啊!經過幾次成功的人體實驗後,我心安許多,

就算李麥克真的上門復仇,早做好「防砸準備」的我一定能全身而退。


三天後李麥克出現了,他的腳看來恢復得很不錯,走路沒有一拐一拐的、看不出

受過傷,他經過櫃臺,我很有禮貌的對他笑一笑說午安,他也維持風度跟我打招

呼。我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因為他快步走向參考書區,很專注的在書架

間仔細挑選著,然後他很準確的挑中了上次我拿來砸他那本百科全書,蹦蹦跳跳

的抱著它回到櫃臺找我。


「嗨,夥計,妳準備好了嗎?」李麥克笑得很賊。

「喔,老哥,你不會真的要我賠你一隻腳吧?」雖然我今天沒忘記穿五雙襪子,

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裝出害怕的樣子,眉毛彎成倒八字。要是把李麥克惹

毛了,氣得不好好砸腳而是隨便亂砸的話,今天可能就要換我坐輪椅回家。


「我考慮過了。談錢太俗氣,還是依江湖規矩,砸腳賠腳比較好。」他滿面春風

的舉起那本百科全書,「妳現在有空嗎?夥計?」。

「別急別急,你也知道我跑不掉。」我安撫他,「上次我忘記跟你說,有個方法

可以讓你賠完書之後,馬上就能借書喔!」


「是嗎?」李麥克把原本舉得高高的那本百科全書放下,很有興趣的問:「是什

麼方法?」

「你可以用罰錢的方式,一天兩塊錢,一年就是730元。只要再交730塊錢就可

以借書了唷,很划算吧!」


「哪裡划算了,錢錢錢,妳以為每個人都很有錢啊!」李麥克不以為然的說。

「古有明訓:Time is money. 時間就是金錢,你英文這麼好,不用我翻譯了吧!」

我繼續說,「外面一本書少說也要150,一張借書證可以借五本書,等於一次就

幫你省750,你罰730還賺20呢!」


「好啦好啦,怕了妳了,那妳幫我算一下總共要賠多少錢,我賠就是了。」他似

乎被我說動了,一臉認命的掏出錢包。

「好啊,借書證給我一下。」我伸手。

「我的借書證早不見了。」李麥克說,「報身份證字號就可以借書了吧?」

「NoNo,」我搖頭,「要有借書證才能借書喔,遺失補辦要帶身份證及繳交工本

費50元。」


「又、要、錢!!」他忘記自己身在圖書館,搥著櫃臺大叫,「用身份證字號就

查得到資料吧,你們不是都建檔了嗎?」

「去機場沒帶護照,只帶身份證也是一樣不能上飛機啊。」我聳聳肩,「你可以

回家找找看嘛,找到就不必多花50塊啦!」

「好啦,待會兒一起算。」他從皮包掏出身份證,恨恨的交給我。


(59)

李麥克跟我同年次,大我兩個月,8月8日生,未婚。原來是獅子座的,怪不得

一發火就很恐怖,怪不得沒人敢嫁給他。我核對完戶籍住址之後把身份證先還他,

然後請他先去找書,待會兒再來繳錢和拿證。他坐到書目查詢電腦前,兩手飛快

的敲著鍵盤,然後一一抄下索書號,接著跨著大步到書庫去。


五分鐘後他回到櫃臺,我跟他收了一千二,然後把新的借書證給他。他拿到證還

是小小抱怨了一下「一張一千二,好貴好貴」,我裝作沒聽到。


幫他借好書,他竟然還記得跟我說謝謝。望著他的背影我忍不住偷笑,嘿嘿,又

逃過一劫囉!一個月後他大概早就忘記要找我報仇的事了吧,聽說獅子座的人不

太會記恨…


電話在我暗爽時響起,我愉快的接起電話,「圖書館您好!」

「妳好,我想查一下我借的書什麼時候到期。」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說,「我的

借書證號是…」我邊聽邊把證號KEY進去,搞什麼啊,原來是李麥克打來的!

怪不得聲音聽起來這麼耳熟。他不是一分鐘前才離開圖書館,有問題打什麼電話

啊?不會直接回櫃臺問喔!


「我不是剛剛才跟你說過嗎?可以借一個月啊。」我強忍著不耐煩說。

「對不起,我太健忘了。」他的語氣聽起來不懷好意,「能不能麻煩妳再幫我看

一下我今天借了哪五本書?我忘記了。」


我看著螢幕上顯示的五本書名,才恍然大悟他幹嘛要借這五本毫不相干的書,又

為什麼要故意打電話進來。如果我推理得沒錯,他現在一定就躲在門口!我把頭

轉向門口,這小子果然拿著手機倚在門邊,笑嘻嘻的跟我揮手。


「你可以直接上我們圖書館的首頁,輸入借書證號就可以查到借閱紀錄了。」我

試著做最後的掙扎,但我很清楚他不可能這麼聽話。

「我家沒有裝網路耶。我們家很窮。」他快樂的說,「好心的小姐,拜託妳跟我

說一下我借了哪五本書好嗎?這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好啦好啦!聽好喔。」我自暴自棄的盯著螢幕,接受他的報復。「你借的五本

書分別是『我是白癡』、『誰…』」

「等等,別說得這麼快,這樣我會來不及記。」這傢伙真是壞到骨子裡了,「妳

剛剛說第一本叫做『妳是白癡』?」

「是『我是白癡』。」我已經徹底被打敗,無力還擊了。


「好,那第二本是…」

「第二本是『誰說我醜』。」

「嗯嗯,我記起來了。那第三本呢?」

「『我就是這樣變笨的』。」


「笨也不是妳的錯,誰希望變笨呢。OK,下一本是…」

「『寶貝對不起』。還有最後一本是…」

「不要急不要急!講太快我會忘記。妳剛剛說什麼對不起來著?」

「寶貝對不起。」我無奈的重複道。

「好,最後一本,我記得最後一本書名很特別。」

「最後一本是『我永遠愛你』,謝謝,再見!」


「別別別,別急著掛電話,我沒聽清楚啊,這樣我還會再打來喔!」可惡的李麥

克在電話那頭說道。我已經氣到不想看門口了,忍到極限的我現在如果看到他那

猙獰的嘴臉,一定會當場爆炸的!


「最後一本書書名是什麼?」

「『我、永、遠、愛、你!』」我惡狠狠的說。

「啊啊,妳剛說什麼,斷斷續續的我聽不清楚,妳再說一次?」

「我永遠愛你。」這次我說得很快。

「啊?對不起,剛剛我在打蚊子,能不能再說一次,我保證是最後一次。」

「我永遠愛你。」


「我知道妳愛我,但我不需要了,因為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李麥克用很惋惜的

口氣說著。好,你愛玩是吧,我就陪你玩!

「沒關係,你記住,就算你有女朋友,我還是一樣愛你,我真的真的好愛你…」

我用最噁心最肉麻的語氣柔聲說著,「我不在乎你有女朋友,只要你一直陪在我

身邊就好,因為我太愛你了,不管你到哪裡,我一定會跟去,就算你下地獄,我

也會跟著你,我會幫你提醒他們把油鍋燒熱一點,因為你喜歡刺激些,對嗎…」


「妳快把頭抬起來。」李麥克很緊張的打斷我,「櫃臺前面那對讀者是不是認識

妳?他們臉色超難看的…我先掛電話囉。」

懷著不祥的預感,我慢慢抬起頭,站在櫃臺前的那對男女真的是我認識的人---

是王小平和他媽媽!


(60)

「嗨。阿貝。」王媽媽生硬的跟我打招呼,臉上的笑容看得出是勉勉強強擠出來

的。王小平在一旁沒講話,只跟我點了個頭。


「好久不見。」我掛上電話,趕緊起身招呼他們,「你們是來借書的嗎?」

「不是啦,小平說附近新開了一家火鍋店還不錯吃,我們已經訂了位置,想說妳

晚上如果有空的話,要不要一起…」

「不必啦,媽。人家很忙的,我們一家人去吃一吃就好了。妳在這邊等一下,我

去找爸。」說著他跑進閱覽區找王伯伯,剩我和王媽媽大眼瞪小眼。


「不好意思啊,妳正在忙,我們還跑來吵妳。」王媽媽尷尬的說著客套話,「小

平一直跟我說你們圖書館很忙,很需要人手。」

「還好啦,多虧有像小平這樣熱心的人義務來幫忙,我們都很感謝他呢。」

「應該的啦。」王媽媽話鋒一轉,「剛剛妳在跟男朋友講電話?」


「不是啦,那只是一個讀者打來惡作劇的。」我據實以告。不過換做是我也不信

啊!王媽媽嘴裡說是喔是喔,但臉上就寫著「騙肖」兩個大字。王小平更不用說

了,從沒看過他那麼陰沈的樣子,一臉不爽我看了都會怕。


不過,王小平不爽,是不是因為他在吃醋?他吃醋是不是就代表他喜歡我?這麼

推理下去,危機或許可以化作轉機,如果我好好的跟他解釋,讓他知道我很在意

他對我的看法,讓他知道我不希望他誤會我和別的男生有啥曖昧不明的關係,那

麼我們之間的關係應該可以更進一步。只要說清楚就好了、只要說清楚…


王小平和他爸併肩走過來,看都不看我,就推著王媽媽往門口去。我僵在那兒,

腳像被釘住似的動彈不得,我知道現在如果不開口,以後再解釋會更難讓人信服,

但是我就是說不出口,眼睜睜看他們就這麼走掉,我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長久以來我一直分不清什麼是欣賞、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我知道王小平人很

好,和他在一起也總有戀愛般的悸動,但我今天總算明白這份情感不是難以割捨

的喜歡、更不是愛。王小平對我來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他再怎麼好,也不是我

一直尋找的、最適合我的那一半。他對我越好,我心上的負擔越大,因為我很怕

哪天他問起我的心意,我不是得欺騙自己說喜歡他,就是得說實話傷害他。幸虧

我們不必走到這一步,大家都有台階下,可以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


等我回過神,我發現李麥克站在我面前,他低著頭,一臉慚愧的樣子,不敢正眼

瞧我。我不理他,他把才借的書往櫃臺一放說要還書,又坐到書目查詢電腦前面

喀啦喀啦的瘋狂敲鍵盤。不過這次敲完鍵盤他沒去找書,他只到櫃臺把那本原本

要拿來砸我的百科全書抱回原來的書架,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我懶得理他,慢吞吞的幫他把書還了,電話又響了。


「圖書館您好。」

「呃,小姐,我剛剛在網路上預約了幾本書,可不可以幫我查一下有沒有預約成

功?我給你我的借書證號…」

「不用裝了,你是李麥克吧!你又想怎樣?」我眼睛瞟向門口,這傢伙又抓著手

機倚在門邊,不同的是這次看起來不像剛剛那麼猙獰,畏畏縮縮像隻鵪鶉似的。


「不要這麼兇嘛,真的只是想請妳幫我看一下我有沒有預約成功。這些書對我很

重要,麻煩妳了。」難得他這麼低聲下氣,我還真沒法拒絕他。我乖乖的幫他進

系統查預約紀錄,看到那幾本書名,我忍不住笑出來。


「妳幫我對一下是不是這幾本喔,我唸給妳聽。第一本是『小姐小姐別生氣』,

對嗎?」

「嗯。第二本呢?」

「『請你請你原諒我』。」

「嗯,那第三本呢?」

「『我不是故意這樣壞』。」

「OK,就這三本嘛,都預約成功了,請放心。」


「等等,應該還有兩本啊,一本是『我下次不敢了』、一本是『我還有一隻腳』。」

「還有一隻腳跟道歉有什麼關係?」我忍不住問。

「我是想說被我害得很慘的那個小姐如果氣還沒消,我還有一隻腳可以讓她砸。」

他可憐兮兮的說,「那本百科全書我已經放回原位了,她要用時不怕找不到。」


「那個小姐要我轉告妳,她沒有生你的氣。」拿著話筒,我對躲在門邊的李麥克

說,「她還請你趕快來認領她欠你的那隻腳,不用跟她客氣,因為每天穿五雙襪

子真的很熱,而且遲早會得香港腳。」說完,電話那頭的李麥克、和電話這頭的

我,同時笑了出來。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onica76626
  • 史考特外國人那段實在是太爆笑了!<br />
    讓我對著電腦螢幕笑的像瘋子...
  • 布丁
  • 我自己當初也是邊打邊笑XD
  • ily32
  • 真的有這些書嗎@@?........
  • A0523emily1
  • 我是邊看書邊看邊狂笑<br />
    我妹還說我是不是瘋了><
  • 太精采了 ^^~沒想到圖書館有那麼多使用的方式<br />
    下次我要道歉 也要這樣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