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照著字條上的指示,我打開寄件匣。
有一封未傳送的信件,寄件者顯示著:lancelot。這麼說來,這是我的電腦?
這封信,該是第101封信,一封來不及傳送出去的信。


******************************************************

寄件者:lancelot收件者:ruby
主旨:終於…

Dear ruby:

我終於見到妳了。現在我就在妳的教室外面,坐在階梯上,寫著這封信。
這裡有一片小小的草坪,放眼看去,一片的杜鵑花。
我還看見前面有一個小涼亭,或許等會我們可以一起到那邊看看,
在那邊看夕陽,一定很棒的。

妳的學校,我很喜歡。不僅僅是因為政大的景色,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妳的」學校。

我喜歡妳。沒見到妳之前,我就已經喜歡上妳了。
妳了解我,我了解妳,能被人了解是多麼好的感覺。
看到同一樣東西,腦子會閃過一樣的想法,我相信我們有那樣的默契。
認識你之後,我覺得再也不寂寞了。

剛剛,終於見到妳。偌大的教室,那麼多人,我卻一眼就認出妳來。
我不禁佩服妳畫畫的功力,妳就像從畫紙中走出的人一樣。
本想趕快和妳相認,但我又想捉弄妳一下。
我故意在妳的背後坐下,妳一定很緊張吧!竟然沒有發現我。

我在想,妳看到我之後,妳會怎麼想?我很希望,妳和我有一樣的感覺。

希望你也喜歡我^_____^

lancelot

****************************************************************

我的腦海浮現一幅畫面:我坐在一片草坪旁,用NOTEBOOK寫著信。
我記得,我正轉身要往教室走,無意間望向馬路,我看見一隻受傷的麻雀。
遠處傳來汽車聲,我什麼都沒想,衝了出去…我想起來了。所有的一切。

但在我的過去,根本沒有「她」的存在。我根本沒有女朋友。
「為什麼?為什麼騙我?」我問她。


「因為我喜歡你。」她只說了一句話,卻讓我啞口無言。
「但是,我喜歡的是她。一直都是。」
我知道這麼說很殘忍,但只有這樣,一切才能回到原點。

(12)

我穿著淺藍色的格子襯衫,站在政大校門口等。
我約了她,我想履行一年前沒實現的約定。她來了,看見我,似乎有點驚訝。
然而,她並沒有穿著那件約定好的衣服。

「為什麼?我不是在電話裡和妳說了嗎?」
「那件衣服對我來說很特別。」她說
「我想讓妳看個東西。」我強掩失望的心情,打開我的NOTEBOOK。
「這是我寫給妳的第101封信。那天,我沒有失約。」
她驚訝的看了看我,默默的看了起來。
我在一旁焦急的等著她的回應。

「嗯,看完了。」
「那…妳願意嗎?」
「願意什麼?」
「妳願不願意和我在一起?」
「不要。」她毫不猶豫的說。

「為什麼?我以為我們彼此喜歡的,難道不是嗎?」
「曾經是的。可是現在,不再是了。我喜歡上另一個人。」
「那個人,是誰?」
「他是另一個你。」

坐在圖書館前的階梯上,她把一切告訴了我。
「這不公平,一年前我們就約好的,要不是我出了意外,妳根本不會碰到他!」
「問題是,一年前,我們就已經錯過了。」她平靜的說。
「沒關係,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來不及了。真的很抱歉,現在我只想趕快找到他。」

「如果找不到呢?」
「我會等。我會等著他。」
「妳不覺得妳弄錯了嗎?你以為他是我,才會喜歡他,不是嗎?」
「和妳通信的是我,誠心誠意對妳的是我!他偷走了我的回憶,而妳卻喜歡上他!」
「你說完了嗎?」她抬起頭來,我這才發現自己說的太過份了。
「儘管你再怎麼生氣,也無法改變了。」
「我們四個人的命運,從那一天起就不一樣了。」

「而且,他不是你的影子。」她繼續說,「我承認,一開始,我是把他當成你。但我很快就發現到,他和你不同,雖然那時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和你不同,他好像活在陰影裡。你很有自信,不是嗎?」她看著我,我只好點點頭。
「這就對了,他很沒自信,所以,他需要我。」

「我也需要妳!」她看著我,搖搖頭。
「你不需要。但我知道,有人很需要你---你的女朋友。」

「她不是!她騙了我!」
「你為什麼不想想她為什麼要騙你?她為你付出的一切,你怎麼能當沒看到?」

「我…」我無法反駁。
正當我煩惱著該說些什麼,她突然站了起來,直直衝向對面的人行道。
有個男孩正低著頭慢慢走著。他也穿著淺藍色的格子襯衫…
難道,是他?

(14)

我一個人走在人行道。
曾經有個女孩陪在我身邊,但,一切都過去了。

突然,我的手臂被緊緊抓住。「不要走!」是她!她邊喘著氣邊說。
我應該離開的,我應該掙脫她的手,可是我沒有。明明是我躲著她的,但現在我卻不想走。
我好想她。

我為一個故事深深感動過----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
書裡的男女主角,偶然相遇了,卻又因為陰錯陽差,找不到對方。
他們不知道,原來自己深深思念的那個人,就住在牆的另一邊。

我以為,這應該只是個故事。
直到那天,找到真的lancelot那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和她,也只隔著一道牆。
差別在於,她住的是公寓的小套房,我住的是上面的頂樓加蓋。



從那天之後,我就躲了起來。我該用怎樣的身份去面對她呢?我只是個冒牌貨!她會恨我嗎?她會怪我嗎?我想會的。我是個小偷,是個騙子,是個大說謊家。

我把NOTEBOOK送還給lancelot。我偷了他的記憶,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寄件匣中未傳送的信件,我早看過了。明明知道他是那麼喜歡她,我卻沒告訴她實話。

那天之後,半夜的鋼琴聲不再響起了。我試著不去想,這代表著什麼?
我想他們應該過得很好,畢竟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失眠的夜裡,當我一個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我會把耳朵貼著地板,想聽聽她的聲音。
妳知道嗎?其實我一直在妳身邊。
雖然隔著一道牆,我會默默守護妳。儘管什麼都聽不見,我還是努力的聽著。

「妳…好嗎?」
「不好,一點都不好!」
「為什麼?」這怎麼可能?
「你不見了,我怎麼可能過得好!」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激動。

「妳應該知道了,我不是lancelot,我是冒牌貨!」
「那又怎麼樣?」

她的態度讓我感動,原來這一切不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可是,我還是有著深深的罪惡感。比罪惡感更多的…是自卑。

(15)

我帶她來到我的房間。
「天啊!你就住在我樓上!」她驚訝的叫道:「難怪你也會聽到鋼琴聲!」
我無奈的笑笑,因為這鋼琴聲,引發了太多事。

我的房間,只有3坪大。屋頂是紅色的鐵皮,擁擠的房間裡,只有一張破舊的書桌。
書,全放在撿來的紙箱裡,疊了好幾層。衣服,也全塞在紙箱裡。
沒有床,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橫過房間中間的,是一條童軍繩,上面夾著幾個曬衣夾。這就是全部了。


「這裡一個月房租1500元。」她默默無語。

「你看,連廁所都沒有。」
「……………」
「每天我都到男生宿舍去洗澡,洗衣服…妳知道嗎?」
「……………」
「妳看清楚,這才是真正的我,我什麼都沒有。」

我常想,如果我能像一般的大學生,該有多好。大一那年,我爸爸欠下了大筆債務之後,離家出走。討債公司追到家裡來,媽媽的薪水根本無法償還這筆債務。我本想休學,但媽媽堅持要我完成學業。於是,我從宿舍搬出來,住到這間原本被房東當作儲藏室的地方。我拼命讀書,打工;獎學金和薪水幾乎全寄回家還債。

這可以說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我才20歲,卻背負著1000萬的債務。
這樣的我,真的沒有資格被愛。甚至,連去愛人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我遇見了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喜歡上她。
越喜歡她越痛苦,跟我在一起,她不可能會幸福的。明知如此,卻自私的想留在她身邊。

「不只如此,我還欠人家1000萬。」我又說。「妳知道了吧!我根本不是妳想像中的那種人,妳應該跟他那種人在一起,他對妳是真心的。我是個失敗者,我這一生已經完了~」

「借我一個下午好嗎?」她打斷我的話。「就當是我對你的最後一個請求。」

是的,我想這是最後了。

(16)

一個下午,能改變什麼?現實對我來說,已經成了一種灰心的習慣。

她拉著我走向公車站牌。
「要去哪?」
「去捷運站,解決第一個問題。」她比了個「3」的手勢。
「你剛剛說了3個問題,我要用一個下午幫你解決掉。」
「怎麼解決?帶我去地下錢莊?還是你有一千萬要借我?」我無奈的笑。
「都不是。」她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我實在想不到她到底要怎樣?




坐上236公車,到了動物園。
到動物園?我的問題和動物園有什麼關係?當我正疑惑的時候,她卻拉著我往反方向走。
「不是要去動物園?」
「去動物園幹嘛?是去捷運站!」
捷運站?一樣奇怪的答案,捷運站和我的問題有何關係?
買了捷運票進了閘門,她又突然停下來。

「好了,現在我們來解決你的第一個問題。」
「你說,你的人生很失敗對不對?」
「是啊!」我呆呆的點頭。
她遞給我一張公車卡,「放進機器看看!」
『刷卡成功!』機器冒出一句話,我嚇了一跳,從沒用過這玩意。
「你看!你這不是『成功』了嗎?誰說你的人生都是失敗的?」

「這算哪門子的成功?!」我苦笑。
「就算是小小的成功,也是成功啊!」她很堅持。

坐到忠孝復興站,我們下車轉板南線,到忠孝敦化站。
「接下來要解決第二個問題。」
她拉著我走進小巷子,來到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店。
我們坐下以後,「兩杯咖啡。」她連MENU都沒看,就自己點了。
「我不喝咖啡的。」

「你一定得喝,不然我們不能解決第2個問題。」
為什麼?喝咖啡就能解決我的問題?
咖啡不一會就送上了。
「快喝!」我不情願的喝了一口。「然後?」

「第二個問題解決了。」她滿意的笑。
「啊?!」
「你的第二個問題是,你覺得你不是lancelot。現在你是了。」
「喝一口咖啡就會變成lancelot?」
「想想那幅畫,他的自畫像,他不是坐在雲上喝咖啡?」
「是啊,可是那是他那種人,那種優秀的人,才會在雲上…」
「這間店叫『雲上』,所以你也一樣在『雲上喝咖啡』啊!」


「拜託,這也太扯了!」我抱著頭大叫。

「接下來是第三個問題。」她邊攪著咖啡邊說。
「妳又要帶我去哪?」
「在這邊就行了,不過這個問題比較棘手。」她翻著包包,找出一本筆記簿和一枝筆。
「第3個問題是,你還欠別人1000萬。」

聽到這句話從她口中說出,我的心像是重重被人打了一拳。
是的,1000萬。這是我們之間永遠無法拉近的距離。

「你覺得我值多少錢?有1000萬嗎?」她接著問。
「當然,遠遠超過。」她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飛快的在紙上寫著字。
「好,現在我要幫你解決第三個問題。」
她把那張紙遞給我,「我要把自己賣給你。這是契約。」

我嚇得差點把水噴出來,「妳說什麼?」
「我…要…把…我…自…己…賣…給…你…聽清楚了沒?!」
「這怎麼行!我怎麼能把妳賣掉!」
「誰說要把我賣掉的?我的意思是,我會負責幫你還完1000萬!」
「這不行,這件事根本和妳沒關係!」我堅定的拒絕。
「我知道這是很大的賭注,但我願意相信你。」

「我怎麼能讓妳跟著受苦?」
「我是幸福或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她繼續說:「現在我擁有一切,但我快樂不起來。」

她握住我的手,我覺得好像有股力量把我一寸一寸往上拉。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還有幸福的可能。

(17)

從那天起,我們兩個擬定了「1000萬計畫」。
我原本就接了3個家教,加上在學校打工,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個30000。
扣掉房租,生活費,我每個月可以還25000。
1000萬的債務,我和媽媽每個月努力的成果,幾乎只夠還利息。現在加上她,老實說幫助也只是有限。

我看著她日漸消瘦的臉,覺得很不忍心。她一樣兼3個家教,又得應付學校的課業,實在太累了。我們約好每天要一起吃午飯,約在學校附近最便宜的自助餐店。
連吃飯也是能省則省,每餐都是白飯,配上免費的湯,再加一份青菜。

「對不起!害妳只能吃這個!」
「沒關係!這樣很好!」她虛弱的笑笑,這才發現她的臉色蒼白。
我伸手摸摸她的額頭,好燙!
「妳發燒了!」
她什麼也沒回答,就倒在桌上。

扶她回到她的房間,我趕緊替她敷上濕毛巾。我非常自責,我竟然讓她累倒了,我該怎麼辦?其實該像我一開始做的決定一樣,離她遠遠的,才不會害了她。

叩叩!我開了門,竟然是lancelot。
我拉著他到外面談:「她生病了,有事嗎?」
「怎麼會生病?」他焦急的問。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決定告訴他實話。

「我借你1000萬。」他聽完之後說。
「別開玩笑了,你哪來的1000萬?」
「遺產。我爸媽留下的,他們前兩年墜機死了。」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還是掩不住哀傷的表情。「這樣,你至少可以先還本金,剩下的你慢慢還我。」
「你這麼相信我?」
「我是相信她。而且,我有條件。」
「條件?」
「我要你把她還我一個月。你偷走的一個月,現在我要你還給我。」我能說不嗎?

就現實來說,他的1000萬可以完全解決我的問題。
就道義來說,當初要不是因為我介入,現在他們應該在一起。但是,她會怎麼想?

「我願意。」我們驚訝的回頭,原來她全聽到了。
這1000萬能改變很多事情。一個月的考驗,我想我們可以度過吧!
後來我才知道,事情往往不如表面上看來如此美好。

(18)

第二天,他約了我們兩個在咖啡店見面。

「這是1000萬。」他晃了晃手上的支票。
「我的條件得先說清楚。」他說。
「第一,這一個月你們不能見面,也不能聯絡。」我點點頭。
「第二,她必須搬到我家一個月。放心,我絕不會對她不禮貌。」
我有些遲疑,她卻點頭答應了。「我相信你。還有嗎?」
「第三,一個月後,讓她自己選擇要留下或離開。就這三個。」

聽來似乎沒有什麼不妥,但我心裡卻隱隱感到不安。
「放心吧,相信我!」她輕聲對我說。


今天是我搬到lancelot的家的日子。望著已經空蕩蕩的房間,竟有些不習慣。
在這間房間裡,發生了好多事。
我抬頭望著天花板,我必須暫時和住在樓上的他分開了。
今天開始,我們不能見面,也不能聯絡。
『叩叩!』天花板上傳來兩下聲音。
『叩叩!』我爬上書桌,也對天花板敲了兩下。
『叩叩!』又傳來兩聲,我知道,你在跟我說再見吧!
『叩叩!』我又敲了兩下。知道嗎?我也在向你說再見。


真難想像這麼華麗的房子,竟是屬於一個大學生。
我像是走進了樣品屋,每一個房間都像IKEA裡的設計一般摩登。
「這是妳的房間。」他打開其中一間房間的門,「希望妳喜歡。」

我像是走進了向日葵花田。牆上畫著一大片的向日葵。數百朵向日葵在淺藍色的天空下舞動著。
「好漂亮!你畫的?」他微笑點頭。
「我知道妳喜歡向日葵。」就因為我喜歡向日葵?所以你特地這麼做?
我不能否認,如此被重視的感覺,真的很好。彷彿置身於真正的向日葵花田中,之前的不安全都一掃而空。

「要不要參觀一下我的房間?」我興奮的點頭。
隔壁就是他的房間。我探頭進去一看,哇!!!!
三面牆壁都是不一樣的畫。面對門的,是一片湛藍的海景,像夏天的海。
左邊的牆,是他畫給我的自畫像,那幅悠閒的坐在雲上喝咖啡的他。
右邊的牆,是我畫給他的自畫像,那幅懶懶的躺在草坪上作夢的我。


「這都是一年前畫的,那時候我就想給妳一個驚喜。」
「真的很棒,真的。」
「可惜,我們繞了好大一圈。」他嘆口氣。

如果一年前我們就能相遇,一切必定會有不同的發展。
只可惜,我們錯過了交會那一刻,只能各自朝不同的方向前進。
「我真的已經來不及了嗎?妳不能再考慮看看?」
「對不起。」我甚至連抬頭看著他的勇氣也沒有。進到這裡之後,我被壓得透不過氣來。一份不能接受,卻不忍拒絕的感情,真的好沈重。

(19)

客廳裡,擺著一架大鋼琴。他打開鋼琴蓋,彈起那首曲子:[長假]裡瀨名送給小南的曲子。一樣的旋律,但是此刻我聽到的和以往不同。似乎更加溫柔,更加真摯,更加深刻。我倚著鋼琴坐下,靜靜的聽著鋼琴聲,一遍又一遍。

三個星期過去了,每天的日子都很平靜。
白天,他會送我去學校,在教室外等我下課。我奇怪他為何不用上課?
「失蹤了一年,幸好親戚幫我辦了休學,不然就沒學校念了。」
所以,他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我身上。

一開始我覺得這是一種監視,我以為他不信任我會遵守約定。但後來,我發現他只是想陪著我。放學後,我們一起回家,之後各自進各自的房間,相安無事。
偶而一起去喝杯咖啡,看場電影,如此而已。他再也沒提起有關感情的事,我也鬆了一口氣。只是我仍不明白,他為何堅持要我陪他一個月?
難道真的只是因為他的不甘心?

這一天,我在教室裡等著上課,有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很眼熟的女孩~啊!是那個之前陪著lancelot的女孩。

「我想跟妳談談他的事。」我被她認真的眼神嚇了一跳~
「其實…因為某些原因…我現在和他住在一起…」我結結巴巴的說。
「我知道。我不是來找妳談這件事的。」

「妳知道嗎?」她說:「他的腦子長了瘤。」
「腦瘤?怎麼可能?」
「其實之前他受傷時,做腦部掃瞄時,醫生就發現了,但我不敢告訴他。」

「妳知道的,動手術要花很多錢,我短期內真的籌不到~」
「他恢復記憶之後,常頭痛得厲害,去醫院檢查才發現,已經惡化了~」

「醫生說,不動手術的話,最多剩一個月。」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一個月?只剩一個月?她的眼淚不停的掉下來,可是我哭不出來。
一切都太突然了,照這麼算,他只剩一星期?

「為什麼?為什麼不動手術?」
「手術的成功率很低,只有10%。但他不肯開刀。」
「我就是來求妳勸他的,求求妳,妳的話他一定會聽的!」
我想,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和我訂下這一個月的約定。這時我才掉下淚來。
你,真是太傻了。

(20)
我擦乾眼淚,走出教室。
他在百年樓外面等著,看見我,他有些驚訝:「不是還沒下課?」
「那不重要。你的病,我都知道了。」他低下頭,一句話都不說。

「為什麼不開刀?」我激動的說:「不開刀會死的!」
「開了刀也不一定活得了。」
「不開刀就只有等死啊!你要這樣嗎?」
「所以我找了妳來陪我。」
「你死了,你知道大家會多難過嗎?特別是那個女孩,她會多傷心?」
「妳呢?妳會傷心嗎?」
「我當然會!我當然會很傷心很傷心!」
「是嗎?」他臉上出現安慰的笑容。

「知道我為什麼不開刀嗎?」我用力搖搖頭。
「醫生說,開刀就算成功,也會有後遺症。」
「後遺症就是,部分記憶可能喪失。」
「所以我不開刀,我不願意失去有關妳的回憶。」
我沒想到他竟然是為了我,才不肯開刀。我忍不住哭了起來。你好笨,你怎麼會這麼想?

「如果我能喜歡上別人就好了,像她,對我那麼好的女孩子。可惜我做不到,我沒辦法喜歡上她。就像妳,我知道,妳也無法勉強自己喜歡我。很可悲不是嗎?為什麼不能喜歡上喜歡自己的人?妳不喜歡我沒關係,至少我還留著那段回憶。我擁有優裕的生活,但我一點都不快樂,我很寂寞。直到認識妳,那段日子是我一生最珍惜的回憶。那段回憶對我來說,即使是死了,我也想把它帶到天堂去。」

天空很藍,太陽暖暖的照著。在百年樓的階梯上,我哭得泣不成聲。
他輕輕的摸著我的頭,靜靜的陪著我。只剩一星期,我即將永遠失去這個人。
我該怎麼辦才好?我真的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