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中海」,如果是指地球表面上那個,那麼,是美麗的。

「地中海」,如果是指頭皮表面上那個,那麼,是悲慘的。

「地中海」,如果長在一個十八歲的有為青年頭上,那只能用「慘絕人寰」來形容了。

唉!

-------------------------------------------------------------

我永遠忘不了大一那次的迎新。


迎新的地點是在學校旁邊的一家小咖啡店,因為對學校附近不太熟的關係,

那天我還特地提早半小時出門,免得找不到地方遲到了。

沒想到那家店出奇的好找,就在男生宿舍出來左手邊。


從外表看上去這家店實在有點破舊,牆上的油漆快掉光了,磁磚也黑的像發生過火災;

而且落地窗竟然是用灰色的玻璃,幾乎看不見店裡長什麼樣子,總之感覺非常詭異。

我家附近那家色情理容院好像也是用這種玻璃,難道這是一家色情咖啡店?

不會吧,學長們該不會送這種「見面禮」給我們新生吧!


可是這也難講,我聽高中同學說起他們的迎新,都是辦在那種豪華的地方,

像是FRIDAYS,錢櫃之類的;而我們系竟然選在如此破爛的地方,我想一定大有問題!


我既緊張又期待的推開玻璃門,原本我以為我會看到一些美麗的坐檯小姐,

可是根本沒有,只有一些中年人坐在裡面,還有一個長得很像麗麗的老板娘。

店裡不是很大,每張桌子上都鋪著綠色的桌巾,不過看起來像是學校掛的那種窗簾布。


等了一會還是沒有任何人理我,甚至連那個長得像麗麗的老板娘也只顧著看電視,

我開始懷疑我走錯店,可是店名和地址明明沒錯啊?

接著陸陸續續有一些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進來,也沒有任何人理他們,

大家都一臉迷惑的自己找個位子坐下來,邊發呆邊神經兮兮的看著手錶。


學長姐呢?迎新不是應該會有熱情活潑又親切的學長姐來帶活動嗎?

為什麼時間都快到了,卻連一個學長姐都沒看見?

難道他們偷偷埋伏在我們的左右四周,要給我們一個驚喜?


「我想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就開始吧!」

一個戴著帽子的中年人站起身來,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

大家像是被電到似的直起身子,一臉「原來真的沒走錯地方」的安慰表情。


「首先,我想給各位一個建議,這對你們未來的大學四年十分重要…」

他清了清喉嚨,「你們最好趁現在決定,看是要念下去,還是趕快休學重考。」


我忍不住張大了嘴,啊?

都還沒開學就勸我們休學算了,這是哪門子建議啊?

「教授,請問為什麼?」隔壁桌的男生傻傻的舉起手問。


他才說完,那桌其他的中年人紛紛轉過身來,非常冷漠的瞪著隔壁桌那個男生。

「我告訴你為什麼,」其中一個脫下帽子,露出禿得像個電燈泡的頭皮,用手指了指,

「因為繼續讀會變成這個樣子。」

另外六七個人也脫下帽子,每個人的頭皮都禿得發亮。


所有的人都尷尬的說不出話,禿頭並不稀奇,但沒人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

一旦真的發生也只能安慰自己「十個禿子九個富」,認了,不然還能怎樣?

沒想到這些教授們為了做研究,竟然辛苦到連頭髮都掉光了,真慘。


「教授,這是聰明絕頂啊!」

另一桌的男生拍了個很冷的馬屁,我不屑的白了他一眼。


「我再告訴你兩件事。」其中一個胖胖的中年人砰的一聲拍桌子站起來,

「第一,我不是教授。第二,兩年前我跟你一樣白目的問這種蠢問題。」

他憤憤的指了指自己的頭,「結果兩年後,我也變成這個樣子。」


我愣住了。他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聽不懂?

難道他才大三?不可能啊?他看起來都四五十歲了耶!


「算你們倒楣讀到這個系。」另一個中年人(也是學長?)慨嘆的說。

「我們也不過大你們兩歲,你看看短短兩年老了多少.…」


「你是說你們才20歲?」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沒錯,」他們悲傷的重重點了點頭,「而且以前我頭髮跟你一樣多。」


(2)

店裡所有的同學都忍不住用兩手護著自己的頭髮,像是怕它會一瞬間掉下來,

年紀輕輕就變成像學長那樣嚴重的禿頭。


學長們邊嘆氣邊告訴我們,因為系上原本功課就重,壓力大、教授又當得兇,

每學期都有很多人被二一掉。剩下的倖存者就是像他們這樣唸書念到頭都禿掉的。

「最慘的是念到頭都禿了又被二一掉啊…」一個瘦得像條繩子的學長邊搖頭邊說。

其他的學長聽完都低頭不語,但看起來都一臉害怕的樣子。


「就是因為大二那班幾乎都當光了,所以我們大三還得幫忙辦迎新,你說夠不夠慘?」

「我們班也只剩我們這幾個,也不知道能不能念畢業…」

學長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自己聊了起來,還悲傷的拿著紅茶乾杯,一杯接一杯的喝;

明明應該是快樂的迎新,氣氛卻凝重的像在守靈。


隔了十幾分鐘,學長們總算注意到我們這些快被嚇死的大一新生,分到各桌去坐。

剛剛那個發飆的胖學長和瘦巴巴的人乾學長,在我旁邊拉了張椅子坐下來,

「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他們說。

「學長,你們為什麼不轉系?」其實我是想趕快替自己找條生路啊!

「傻瓜,能轉我們早轉了,系主任根本就不放人,成績壓那麼低,根本沒辦法轉。」

「所以你們最好不要浪費時間和頭髮,直接重考比較快。」人乾學長說


「難道念這個系一點希望都沒有嗎!?」我絕望的說。

「其實也不能說是沒有希望,不然我們也不會一直努力熬到今天。」

胖學長說著說著,眼睛散出光芒,好像又活了起來。

「就因為我們系嚴,所以我們系畢業的在這一行裡面很有口碑;

順利畢業的話,園區那邊很多大公司搶著要吶!」

人乾學長也側過身來,小聲的對我說,「聽說起薪起碼十幾萬喔!」


我看著人乾學長蠟黃的臉、凹陷的臉頰、滿臉的鬍渣、光禿禿的頭頂,

再轉頭看看大胖學長肥厚的三層下巴、飽滿的肚皮、一樣光禿禿的頭頂。

用青春去換取金錢…這樣真的會值得嗎?


「學弟,其實誰不會老,誰不會掉頭髮呢?」大胖學長拍拍我的肩,

「過了二十年之後,其他人還不是會變得像我們一樣又老又禿,只不過啊,嘿嘿!」

他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到時候他們可能一樣是窮光蛋,而我們則是電子新貴。」

「現在忍耐個幾年,有錢之後,還怕沒有股票、美女、跑車?」人乾學長也跟著附和。


你們就是靠著這樣幻想才能活到今天吧!我很想這麼說,但不敢說出來。

「為什麼你們不勸別的學弟留下來?」我突然覺得奇怪,「為什麼只跟我說這些?」


「去年大一迎新之後,到開學一半都休學了,我看是被我們這些學長嚇跑的吧!」

「因為你看起來還蠻順眼的,所以想勸你留下來。」人乾學長說。

「而且你長得跟兩年前的我挺像的。」大胖學長羨慕的摸了摸我的頭髮,說。


我像你!?

除了我們都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之外,那裡像?

我仔細看著大胖學長,如果兩年後會長成這樣,那我不如現在就一頭撞死好了。

--------------------------------------

最後我還是沒有休學,除了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跟我爸媽開口之外,更主要的原因,

是怕了過去非人哉的高三生活。與其再過一次,還不如賭賭看能不能在這裡生存下去。


開學後我發現學長真的沒有騙人,系上的必修課的作業多的驚人,幾乎每天都得熬夜,

開學才兩星期我就已經瘦了五公斤,一臉爛痘痘不說,還多了兩個黑黑的熊貓眼。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的頭髮還在。


但是跟我同寢的大胖學長卻只是冷笑著說:「都還沒期中考呢,等到考完你就知道了。」

雖然他的口氣很差,但是我知道他心裡也很悶。


他桌上有個盒子,面紙盒那麼大、刻得很精緻的木盒,裡面還鋪著紅色的絨布。

每天他都會把他洗頭、梳頭、還有枕頭上掉的頭髮收集起來,邊嘆氣邊放進盒子裡。

我曾經偷偷打開那個盒子,裡面全是頭髮,有黑有白有長有短,排成厚厚一層。

看了叫人怵目驚心。


我不敢問他到底收集這些頭髮幹嘛,我想他並不是要收起來做假髮,只是捨不得丟吧?

畢竟這些頭髮代表他曾經年輕過,曾經茂密過,曾經不像歐吉桑過。


(3)

其實不只是大胖學長,所有學長都一樣,都是一副歐吉桑樣。

不單單是臉像,身材像,連穿著打扮都像極了歐吉桑。

就拿大胖學長來說好了,他每天都穿著襯衫和西裝褲,還提個黑電腦包去上課。

這身打扮叫人不把他誤認成教授也很難啊!


「學長,其實你可以穿得年輕一點嘛!」有天看他心情不錯,我好心勸他。

「我問你,麗麗咖啡的老板娘穿上迷你裙和馬靴會好看嗎?」學長問。

我光是想像就差點吐出來,「當然不,可是這是兩回事啊…」


「這是一樣的道理。」他嘆了口氣,「我以年也和你現在一樣這麼穿,可是…」

他一手摸肚皮,一手摸頭皮說,「我這個樣子穿上T恤牛仔褲,能看嗎?」

「我寧可當一般的歐吉桑,也不要當噁心的怪老頭。」


我想頭髮裡面或許含有跟自信有關的基因,頭髮掉得越多,自信也跟著越少,

不然為什麼學長們一個個都這麼自卑,甚至開始自暴自棄?


所謂的自暴自棄,從他們每天邋遢的樣子就可以看得出來;

就拿大胖學長來說好了,他兩個禮拜才洗一次頭,雖然他根本沒幾根毛好洗,

但是油到發亮的頭皮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肩膀上也總是可以看到大片的頭皮屑。

褲管短到只到腳踝,露出一截襪子,看起來相當滑稽;

大胖學長解釋那是因為他越來越胖,所以以前買的褲子才會變短。


「褲子太短你為什麼不去買新褲子呢?」我忍不住說他。

「穿什麼都一樣啦!就算穿長一點的褲子,肚子也不會變小,腿也不會變長啊!」

他理直氣壯的說。


「我告訴你,其實像歐吉桑也不是沒有好處啊!」有一天大胖學長甚至得意的對我說,

「例如去上外系的課的時候,愛怎麼睡都可以,因為教授不好意思叫我們起來。」

「還有想挖鼻孔的時候就挖,想摳香港腳的時候就摳,多自由啊!」

這…這不叫自暴自棄叫什麼!


吃飯時間,他們總是聚集在麗麗咖啡,那間其他系學生不屑進去的店他們倒很喜歡;

它的破舊讓他們在裡面便覺得安心,因為這裡看起來就像是歐吉桑才會進去的店。

學校附近其他乾淨、明亮的簡餐店、自助餐反而讓他們不自在,

因為身邊坐的都是看來光鮮年輕的學生,會讓他們顯得突兀。

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在公園打太極拳的老人堆中突然冒出一個高中生,

或是五十歲的歐吉桑在KTV點周杰倫的雙截棍來唱,總會讓人覺得有點怪怪的一樣。


同理,學長們也不參加社團,一方面是沒時間沒錯,但主因是他們不想踏出去,

他們寧願徹徹底底把自己和外面的世界隔絕開來,躲在系上的小圈圈裡。

就連我吆喝他們一起去打球、看球賽,他們也是興趣缺缺,寧願死守電腦和課本。

他們消磨時間的主要方式是吃,熬夜之後去夜市大吃一頓是他們主要的娛樂,

怪不得大部份的學長都胖胖的,只有人乾學長老吃不胖,不過他說那是因為他肝不好。


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他們連對女生的品味都越來越像歐吉桑;

大胖學長床邊貼的竟然是有「最美麗的歐巴桑」之稱的陳美鳳的海報!


每次看到大胖學長那副沒勁樣,我就忍不住要說他兩句,希望他能振作一點。

或許我這麼做其實是為了我自己吧,為了兩年後的我而努力;

我絕對不希望,兩年後的我是這樣什麼都不在乎、邋遢討人厭的歐吉桑,

而且一直待在這種「歐吉桑化」的環境下,萬一我也不幸被「歐吉桑化」,

說不定我會瘋狂喜歡上文英阿姨!


我特地去西門町的海報店買了史恩康納來還有尼可拉斯凱吉的小張海報,

沒想到還真難買,跑了好幾家店才總算在電影海報專賣店找到。

我把陳美鳳的海報換下來,貼上這兩張,滿心期待的等著學長回來。


「學長,你看看,禿頭的人一樣還是可以很迷人啊!」我指著那兩張海報,

「所以學長….」話還沒講完,大胖學長就氣急敗壞的揪著我的胸口,惡狠狠的說:

「說!你把我的美鳳藏到那裡去了!」

我指指他的桌上,他才放開我。他朝那兩張海報瞄了一眼,淡淡的說,

「要不是他們拍過那種英雄電影,還不是一樣像老頭?」


那兩張海報馬上就被他撕下來扔進垃圾桶,我看著牆上的那張陳美鳳,只覺得無奈。

學長的自信已經封在那個盒子裡了,那個他用來埋葬頭髮的盒子;

而且就算打開那盒子,他的自信也回不來。



(4)
期中考不知不覺的即將開始,我開始體會到學長們所說的那種沒日沒夜的日子,

看到以前的高中同學都還是老神在在的整天泡社團、玩電動、聯誼、機遊,

輕鬆愉快的享受大一新鮮人的生活。

可是對現在的我來說,這些都是奢侈到難以想像的夢想,如果有時間我寧願拿來睡覺,

我開始後悔當初為何不聽學長的話,乾脆休學重考,省得受這種折磨。


儘管我已經非常努力的準備,可是拿到期中考考卷的時候,我還是沒一題會寫。

這種感覺非常糟糕,我已經先K過好幾百題,為何考卷上這些題目我從來沒看過?

我真想舉手問教授是不是發錯考卷給我,不過從其他同學無助的神情可以看出,

我們拿的是一樣的考卷,而且大家都跟我一樣不會寫。


我們通通不會寫,通通考不及格,通通被你當掉,這樣你很得意是嗎?

我不明白為何系上教授個個都這麼沒人性,把我們考倒又不表示你贏了,

課本沒寫你又沒教過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我又沒有特異功能!

每次上課就只會口口聲聲說「學生的程度實在越來越差了」、「這麼笨的學生怎麼教」,

可是從小到大我已經夠努力了,你還是嫌我笨、程度差,又不肯教我,我有什麼辦法!


我抬起頭來,正好和教授的眼神對個正著,他正俯視著看著大家咬筆抓頭的苦思,

嘴角還掛著邪惡的微笑。

想到無數學長都受過他的折磨,慘死在他的紅筆下,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心裡再怎麼不爽,可是總不能交白卷,好歹多寫一點,應該總會給個同情分數吧!

我只好把題目照抄三次,再把所有我記得的公式全寫上去,空白的地方越來越少,

我也比較放心了;本來想說最後寫幾句髒話上去,但是想到分數還是算了。

因為一時火大,讓之前辛苦通通付諸流水,這種蠢事我才不幹。


第一科考完之後,我的心情輕鬆許多,也做好了被當甚至被二一的心理準備。

雖然說大一就被二一聽起來有點悲慘,不過往好處想,就像學長一開始就說過的,

最慘的莫過於念到頭都已經禿了還是被二一掉。

至少我的一頭秀髮還是柔柔亮亮,就這麼急流勇退也好吧!


接下來的每一科考試我都抱著愉快的心情去考,就像我之前所猜測的,

考出來的題目一樣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看都沒看過的題目,

我很鎮定的以不變應萬變,拿到考卷我就開始抄題目抄個三遍,

然後把我知道的公式全部抄上去。

遇到有選擇題的時候我就拿出我特製的橡皮骰子,一遍遍的丟。


我想起以前國中高中的時候,我不能理解為何有些同學一拿到考卷就睡覺,

再不然就是丟銅板、丟鉛筆、丟橡皮在那猜答案?

現在我終於能體會那種充滿無力感又不得已的心情了,唉!


因為對未來已經完全絕望,所以我的心情份外輕鬆。這就是所謂的「置之死地而後生」吧!

我不再熬夜唸書準備考試;大胖學長跟人乾學長來勸過我幾次,勸我不要這麼快放棄,

不過我的心意已決,後來他們也都懶得管我了。


如果大一生活只剩一學期好過,那我要開開心心的過。

至少要過得像個真正的大學生!

-------------------------------------------

根據我高中同學的說法,開學到現在他們大多時間都往社團跑,認識來自各系的人。

我原本也想去找個社團了卻餘生,不過因為開學已經很久,社團攤子都已經收了;

而且正在期中考週,各社團都沒有辦活動,所以我只好找其他方法殺時間。


我想起曾經聽阿毛說過(我高一同學,讀我們學校企管系),他沒事的時候都在打BBS,

在上面找女生聊天,聊得高興還可以約出來見面喝咖啡、看電影。

於是我到我們學校的BBS註冊了一個新帳號,暱稱則叫做「地中海」。

很神奇的,才註冊完沒多久就有好幾個人主動找我聊天,而且還是女生!

BBS果然是個好地方啊!我邊打字邊感謝老天爺和阿毛。


可是讓我疑惑的是,雖然有很多女生找我聊天,可是每次聊沒幾句話,

她們就說有事要先走了,不然就是突然斷線,這讓我很沮喪。

難道我是個說話如此無趣的人嗎?

不!我不相信!

(5)

於是我只好打電話請教玩BBS的老前輩阿毛。


「阿毛,我問你,為什麼我跟女生在BBS聊天聊沒多久,她們就會突然斷線?」

我畢恭畢敬的請教。

「廢話,那是因為你講話太無聊了,人家不想跟你聊了!你還以為真的是電腦當機喔!」

「可是…可是根本就還沒正式聊啊,只是講到念什麼學校什麼系,她們就斷線了…」

我不服氣的說。


「你還真不是普通的笨!」阿毛在電話那頭大吼,「你跟她們說你是我們學校資工系?」

「對啊,不能說嗎?」

「廢話!當然不行!誰不曉得你們系的都是禿頭?你一講出來誰要跟你聊啊?」

接著他緊張的問,「你沒提到我吧?萬一我也被以為是跟你們一夥的那我就完了啊!」


「喂!有那麼嚴重嗎!只是聊聊天耶!難道禿頭的人連跟別人聊天的權力都沒有?」

雖然我現在不是禿頭,可是我想到我那些人還不錯的學長,忍不住要替他們出口氣。


「你兇什麼兇啊!」阿毛也氣起來,吼得我耳膜都快破了,

「BBS聊天就是迷人在看不到對方的神秘感啊!如果知道對方長什麼樣,還聊啥?」

「你敢說你不會以貌取人?你敢說你明知對方是恐龍妹,你還會對她有興趣?」

他振振有詞的說。


「我……」我支吾說不出話來,「可是女生應該比較不會以貌取人吧!」

「她們不會每個這麼現實吧!而且她們都很痛恨以貌取人的人,不是嗎?」

「唉,」阿毛嘆了口氣,「那我問你,你會喜歡上一個禿頭的女孩子嗎?」

我無言以對。

「這就對了。如果你自己能做到的話,再來要求女生愛上你吧!」

---------------------------------

鬱悶了幾天之後,我還是耐不住無聊寂寞跑去打BBS。

可是我現在學乖了,當人家問我讀什麼系的時候,我一律回答「企管系」。

因為阿毛說他們企管系的帥哥比例高,這樣比較不會被別人拒絕。

就連阿毛這種貨色,都可以成功的交到一堆女性網友,企管系受歡迎的程度可見一斑。

何況我長得明明比阿毛帥很多,沒道理把女生嚇跑的啊!


某天機會又來了,有個叫「愛琴海」的女生找我聊天,我們非常開心的聊了幾個鐘頭,

她才突然問我,「你是哪一系的?」當然我還是騙他說我是企管系的。

「真巧!我也是耶!」看到這一句我差點昏倒,不會吧!這麼巧!?

這下糟了,剛剛我就已經跟她說了,我跟她一樣是我們學校大一新生,這下怎麼辦?


「我是小倩啊!你是誰啊?」

她一連傳了好幾次訊息,我只好一直用「…」「ㄟ…」「嗯…」拖時間。

我本來想騙她說我是阿毛,可是這樣一定也瞞不了多久,還不如痛快做個了斷的好…


「嗯…我剛剛是騙你的,其實我是資工系的。」

依照過去的經驗,應該再兩句話她就會斷線了吧,我想。

可是我心裡暗自希望會有奇蹟出現,從剛剛的對話中我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善良,

神啊!讓奇蹟出現吧!讓她不要嫌棄我不要斷線吧!


「你真奇怪,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我們系的呢?」

「因為阿毛說女生都不喜歡跟我們系上的人聊天,所以…」來吧阿毛,要死一起死!

我心想把阿毛拖下水的話,應該可以再跟她多聊幾句吧!


「為什麼?我倒覺得很新鮮啊!我從來沒在網路上遇過資工系的人耶!」

我當然不可能告訴她因為我們系的都是禿頭歐吉桑,所以沒人要跟我們聊天,

「嗯…可能是因為我們比較不擅長聊女生有興趣的話題吧!」我想了老半天才回答。


或許是因為小倩從沒聽過關於我們系的壞話,也或許是因為她真的很善良,

那一次聊天她沒有突然斷線,而且之後每次在網路上遇到,我們都還是可以聊上很久。


隨著聊天次數的增加,我對小倩的好奇心也越來越深,我想知道她究竟長得什麼樣子?

只要一通電話打給阿毛,我就馬上可以知道答案,可是我卻沒有這麼做。

因為我一直想著阿毛說的那句話:

「你敢說你不會以貌取人?你敢說你明知對方是恐龍妹,你還會對她有興趣?」


(6)

如果說小倩沒有不理我算是一個奇蹟,那我期中考竟然考得不錯就是另一個奇蹟。


當我看到系辦貼出來的成績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那樣亂寫一通竟然還拿五十幾?

雖然還是不及格沒錯,但跟班上其他同學一比已經算是「考得不錯」了,

很多人念了老半天,結果還是只拿到十分二十分,要想及格期末考得考八九十分,

用膝蓋想都知道不可能,這科是穩「當」了。


可是我好死不死考五十幾,期末考如果考個六十幾就有機會及格,我的心開始動搖。

原本是抱著穩被二一的決心,盡情的放任自己玩樂不讀書,可是現在期中考成績出來,

我又有機會生存下去,如果不乖乖重新開始唸書,好像又有點可惜。


最後我還是決定回到書堆中,算是報答教授的不殺之恩吧!

我又開始沒日沒夜的熬夜生活,除了唸書之外的時間少得可憐,但是不管再怎麼累,

我還是會抽空上BBS寫封信給小倩,才能安心瞑目。


在這麼累這麼辛苦的日子裡,要是沒有小倩當我的心靈支柱,我想我早就崩潰了。

可是心靈的滿足還是敵不過壓力和勞累,學長的話真的應驗了,我開始掉頭髮,

一開始只是幾根幾根零零星星的掉,後來掉頭髮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每次洗頭的時候,

隨手一抓就是一把頭髮,沒多久我發現我的頭後面已經禿了小小圓圓的一塊。


雖然嚴格說來這並不算是「地中海」,這小小一塊只能算是「湖」或「水坑」吧,

但我不能否認這已經帶給我很大的打擊,畢竟現在我已經算是禿頭一族,

就算暫時可以用周圍的頭髮把它遮起來,但是我知道怎麼遮也遮不住的那一天不遠了,

我遲早會成為大家眼中的歐吉桑。


我開始可以體會大胖學長那種無奈又自卑的心情,但我忙得幾乎連難過的時間都沒有,

期末考就在眼前,我不能前功盡棄,我更加努力K書,希望能夠留在這個學校。

留下來,我跟小倩應該就不會斷了聯繫,我這麼想。

於是我寫了封信給她,跟她說因為要準備期末考,暫時沒辦法上站寫信給她;

然後我就真的狠下心,連續兩個星期沒上站。


當我看到期末考的考卷之後,意外的竟然有些題目會寫,不曉得是因為教授良心發現,

還是因為書沒白讀,這讓我信心大增,很努力、很努力的撐完了整個期末考。

等考完最後一科,我發現我竟然不自主的哭了,可能是對自己還活著這件事很感動吧!


這幾天幾乎沒闔過眼的苦讀總算有了代價,我已經有快兩星期沒上床睡覺,

我和大胖學長約好,只要對方睡超過一個鐘頭就要把他叫起來,

兩個星期來,我已經累得吃飯都會睡在餐盤裡,就連洗澡的時間也全都拿來讀書,

等到總算考完我才發覺自己臭得要命,還好現在是冬天,不然一定會把全班燻死。


當我舒舒服服的洗好澡,吹乾頭髮以後我才發現,我頭上那一塊禿變大了。

現在它已經有雞蛋大,就在頭頂正中央,被其他的黑色頭髮圍成一片肉色的海。

我愣愣的望著鏡子說不出話來,大胖學長經過浴室看見我傻在那,什麼也沒說,

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安慰我。


那天晚上,大胖學長帶著我到夜市,買了一個盒子和一頂棒球帽。

「現在是冬天,戴帽子看起來比較不會奇怪,你就先戴著吧!」他說。

我戴上帽子,捧著盒子,慢慢走回宿舍。

夜裡的風很涼,刮在臉上格外刺痛,但是我的心更痛。


我會不會像大胖學長一樣,從此以後自暴自棄,把自信心封在盒子裡?

雖然我真的不希望變成那樣,但現在我對自己一點把握也沒有了。

-----------------------------------------------

回到宿舍之後,我把桌子清了一清,把那個盒子小心翼翼的供在桌面的正前方,

也就是我的螢幕旁邊。

看到螢幕我才想起,好久沒和小倩聯絡了,可是現在的我怎麼有臉見她呢?


我不停告訴自己,小倩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不要想太多,然後連上了BBS。

信箱裡躺著一封信,是小倩寫來的。


「地中海,你知道嗎,

這麼久久沒和你聯絡,我才發現到,我已經很習慣有你在了。

我們見面吧!
小倩」


見面!禿成這樣叫我怎麼見人啊!


(7)

我很煩惱,到底該不該和她見面呢?

雖然我也很想見她,可是一想到我的禿頭,我又開始猶豫了:

萬一見了面之後,她從此不理我怎麼辦?


我就這麼掛在網上,幾小時候小倩剛好上線,我馬上丟了個訊息給她。

「妳確定真的要跟我見面?」我問。

「哇哇!你總算上線啦!^^」她並沒有直接回答我,「你明天有空嗎?」

「有啊。」我沒怎麼想就老實的說。


「那好,明天早上九點,校門口見!」

「什麼!明天!」我完全沒料到她問我明天有沒有空是這意思!

「對啊,因為再幾天就過年了,我要回高雄。」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想起再幾天就是除夕,禿頭的打擊根本讓我把這忘得一乾二淨。

「好了好了,沒時間跟你聊了,我要去收行李了,掰掰!」

「等一下,妳還沒跟我說要怎麼認妳啊!」

我急急忙忙送出訊息,但是她已經離線了。


我「只好」打電話給阿毛,以前一直不敢問阿毛小倩究竟長什麼樣,

現在我可有正當理由了,哈哈!


「阿毛,跟你打聽一個人,小倩,你跟她熟嗎?」

「小倩?」阿毛有點莫名其妙的問,「你是說哪一個小倩?」

「大一的小倩啊!」

「喔!可是大一有兩個小倩啊!你要問哪一個?」

「什麼!有兩個小倩!」我急得直跳腳,「那你兩個都告訴我好了。」


「網友喔?嘿嘿,」阿毛在電話那頭邪惡的乾笑,「這兩個可是差很多喔!」

「怎麼說?」我緊張的問。

「一個是名字叫小倩,一個是外號叫小倩。你要先聽那一個?」


我想了想,「那你先說那個名字叫小倩的好了。」應該比較有可能是這個吧!

「呵呵,」阿毛故意吊我胃口,「這個嘛…」如果他在我面前我一定會先揍他一頓,

「名字叫小倩的這個外號叫長毛。」


「長毛不是狗的名字嗎?」我心中暗暗覺得不妙。

「因為她全身都是毛啊,她的手毛腳毛比我還長,還是捲的喔!」阿毛繼續說,

「很好認的啦!只要你在校園裡看到毛到看不到皮膚的女生,那準是她沒錯!」


「呃,那另一個小倩呢?」我趕緊問,「有沒有比較正常一點?」

「沒有。」阿毛斬釘截鐵的說,「很抱歉,本系叫小倩的都不像人類。」

阿毛懶洋洋的繼續說道,「你還要聽細節嗎?」

「我想不必了。」我說,「既然都這麼…好認,我到時候應該認得出吧!」


----------------------------

跟阿毛通完電話之後,我倒在床上,猜想著到底明天會見到哪一個小倩?

雖然在阿毛口中,兩個小倩都「不像人類」,不過這樣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

現在的我根本沒資格去挑剔別人啊!如果小倩是個大美女,我反而沒臉去見她呢!

既然大家都長得一樣抱歉,那就沒什麼好自卑的了。


------------------------------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太久沒有好好睡,昨天這安穩的一覺真是讓我幸福得想哭。

不過,當我一看到鏡子裡的我,那塊禿頭又把我拉回絕望的深淵裡。

我邊嘆氣邊從衣櫃裡抓了系服T恤套上,當然沒忘記戴上昨天新買的棒球帽。

「你要出去喔。」大胖學長邊揉著眼睛邊問,「還不到九點耶!你去哪?」


「去見網友。」我邊穿鞋子邊說。

「喔,就是你在BBS上認識那一個?」我點點頭。

他有點擔心的看了我一眼,「記得別把帽子拿下來,這樣才不會把人家嚇跑!」

「放心啦,」我笑著說,「說不定到時候被嚇到的是我呢。」


我慢慢的晃到校門口,大概是因為還很早,期末考考完之後很多人又都回家了,

整個校園空蕩蕩的沒什麼人。

還有一兩分鐘就九點了,不過我心裡倒不怎麼緊張,雖然還不確定是那一個小倩,

不過不管是那一個,阿毛都已經形容得「很有特色」,我想我應該一眼就能認出來吧!


我邊打呵欠邊伸了個懶腰,冷不防被人從背後戳了一下,「請問你在等人嗎?」

一個很好聽的聲音說。


(8)

我轉過頭去,是一個提著大包包的女生。不過不是小倩。


首先她不可能是長毛小倩,因為她的露出來的那截手臂上根本看不到一根手毛;

但她也不可能是那個「不像人類」的小倩,因為她長得非常漂亮。

眼前的這個女生一頭像洗髮精廣告裡那種閃閃動人的長直髮,簡直亮到像假髮一樣;

加上秀秀氣氣的臉、白晰的皮膚、勻稱的身材,怎麼看都是大美女。

所以她絕對不是小倩。


「我是在等人沒錯。不過不是等妳。」我說。

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那我可能認錯人了。」

然後她就提著她的大包包,走到校門口的另外一邊去。


我繼續等了十幾分鐘,小倩還是沒出現。

剛剛那個女生也是一直低頭看錶,像是很著急的樣子。

她該不會是小倩吧?我閃過這個念頭,不過很快的我又搖頭,不可能的。

阿毛明明說兩個小倩都糟糕到不像人啊!而且小倩是高雄人,不會那麼白吧!我想。


那個女生提著包包搖搖晃晃的朝我這邊走過來,我回頭向我背後一看,

有個男生正朝這邊走來。

她應該是在等他吧!這個男生實在很糟糕,讓女生等這麼久還這樣慢條斯理的走,

她那一大包東西一看就知道很重,也不會趕快跑過去幫她提,真是的!

我狠狠的瞪了那男的一眼。


沒想到那個男生竟然直接走進校門口旁邊的早餐店!

我再回過頭來,那個女生已經把包包放下,氣喘吁吁的站在我面前。

「我幫妳提過去好了。」我忍不住伸手幫她把包包提起來。暫時離開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她搖著手,「不用了,能不能請問一下你在等誰?」

「我在等一個網友。」

「你是在等小倩嗎?」她問。

「對啊!」我驚訝的說,「妳跟她一起來的嗎?她人呢?」

「我就是小倩啊!」她開心的指指自己。


「妳是小倩?!」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可是阿毛明明說……」

「他說什麼?說我像女鬼對不對?改天非找他算帳不可,破壞我形象。」她笑著說,

「迎新那天我穿白色洋裝,結果被學長說像聶小倩,後來大家就都叫我小倩了。」

我楞在那,原來阿毛說的「不像人類」是這意思啊!


「能不能麻煩你載我去火車站?」她拉拉我的袖子,「我快來不及了。」

去牽車的路上,小倩很自然的東一句西一句的跟我聊著,反而是我緊張的直冒汗。

「你跟我想像中的樣子差不多」她說,「我就知道我可以認出你來。」

可是妳跟我想像中的樣子差太多了啊…我很想這麼說。

原本以為她可能是一個會走路的棕刷,或是一個像外星人的生物,結果卻是這麼漂亮…


「你為什麼要戴帽子?」她突然問,我嚇得連手上的包包都差點掉在地上。

「呃…因為有點冷。」我心虛的說。

「可是我看你臉上都是汗耶!」

「喔,這個啊?你說臉上這些啊…哈哈,那是冷汗啦!我最近身體有點虛…」

「原來如此。」她點點頭,這一番驚嚇之後我的汗飆得更嚴重了。


到車棚之後我才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只有一頂安全帽。

其實這非常合理,因為通常有兩個安全帽的人,都是有女朋友的,或是常載女生的,

而我兩種都不是。

好險老天幫忙,大胖學長和人乾學長正好從旁邊經過,人乾學長手上還拎著安全帽。

我叫小倩先等我一下,就趕緊衝過去借安全帽。


「學長,拜託拜託,你這頂安全帽可不可以先借一下?」

「你自己沒有安全帽嗎?」人乾學長疑惑的問。

「我要載人。」我一把搶過安全帽,往小倩那跑過去。


我先把人乾學長那頂安全帽遞給小倩,再把我自己那頂安全帽從置物箱拿出來,

正要把棒球帽脫下來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大胖學長說的:

「記得別把帽子拿下來,這樣才不會把人家嚇跑!」

可是好死不死我這頂安全帽是全罩的,不把棒球帽脫下來恐怕戴不上去。


小倩正準備把人乾學長那頂安全帽戴上,那頂是半罩的!

我突然心生一計。


「別動!」我突然對著她大吼,她的手高高的拿著安全帽停在頭頂,楞楞的看著我。

「我跟妳換安全帽吧!因為我那個學長有頭蝨。」

「頭蝨!」小倩嚇得把安全帽丟在地上,「他有頭蝨?現在不是都沒這種病了嗎?」

「他的衛生習慣不太好。不過因為他是學長嘛,我這個做學弟的總不好意思說他…」

我搖著頭,假裝無奈的說。


「可是那你戴這頂也會被傳染啊!」她擔心的說。

「沒關係,我戴著棒球帽再戴就行了。」

「你真聰明!」她恍然大悟似的拍手叫好。


對啊!我真聰明!連我自己都佩服起我自己來了!

犧牲人乾學長的名譽,就可以巧妙的渡過這個超級難關,真是太划算了!


(9)

當我載著小倩,經過人乾學長和大胖學長身邊的時候,我忍不住對學長喊:

「學長,謝謝你的安全帽!」

「不用客氣啦!」人乾學長毫不知情的跟我微笑揮手。


「剛剛那兩個是你學長?」小倩的聲音從我身後傳過來,「幾年級的?」

「都是大三啊!」我愉快的說。

「那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這麼老?」

這……?!為了我的幸福,只好再一次犧牲學長了!


「這妳可千萬別告訴別人喔!」我壓低聲音說,「其實他們兩個是從苦窯出來的。」

「苦窯?」小倩驚訝的問,「你是說,他們以前坐過牢?」

「噓!別這麼大聲!」我回頭望了望後面,「他們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件事的…」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她又問:「那他們當初是做了什麼才…被關進去的?」


「哎呀,其實一看就知道了嘛,那個很瘦很瘦、像條繩子的學長,當然是吸毒啦!」

「嗯,看起來真的很像。」小倩說,「那那個胖的呢?」

「那個胖的啊,這就比較難看出來了,其實他以前是強盜啊!」我胡扯一通,

反正大胖學長看起來本來就有點像長大的技安,說他當過強盜應該還蠻合理的嘛!

「可是強盜不是通常都很瘦嗎?」她似乎有點懷疑。


「他的情況比較特別。他之所以會去搶劫,主要是因為他得了暴食症,

把所有錢都拿去買東西吃還是不夠,不得已之下,只好去搶別人的東西吃啊!」

「那真是太慘了。」小倩很同情的說。

「他到現在還是常常失控,所以妳下次別在他面前吃東西,免得他又舊病復發。」


我們聊著聊著,時間很快的過去,不到十分鐘就到了火車站。

我幫小倩把包包提進火車站,沒想到一踏進門口就發現一群熟悉的身影跟我打招呼:

是大二學長他們!


我完全來不及躲或裝作不認識,他們已經大跨步跑到我面前,興高采烈的說:

「阿寬,怎麼會這麼巧在這碰到你!」

雖然他們表面上是在跟我講話,但是他們卻根本不理我,色瞇瞇的直盯著她看,

「小妹妹,妳好啊,我們是阿寬的學長,二年級的,妳叫什麼名字?」

大砲學長狠很把我一把推開,其他學長則一個箭步衝上去把小倩團團圍住。


現在的情況簡直就像鄉土劇裡面那種混混強行對美女搭訕的情節嘛!

我趕緊推開他們把小倩救出來,抓了她的手就往月台跑;

說真的這還真不容易,因為學長們個個都「渾身是肉」,我一手還得提她那大包包。

「火車快開了,改天再聊啦!」我等到跑遠了,才回頭對他們大喊。


「剛剛那些也是你學長喔?」

「是啊,」我無奈的抱怨,「真是把我們系的臉都丟光了!」

「是嗎?」小倩竟然還在笑!我都快丟臉死了,她卻還笑嘻嘻的看著我,說:

「那不用說,他們也是坐過牢的吧?」

「對啊!一群變態,全都是暴露狂!這種人應該再抓回去關才對!」我氣憤的說。


「我就說嘛,他們一定是坐過牢,不然怎麼會看起來這麼老、頭又禿成那樣喔!」

咦!?她這語氣怎麼怪怪的?


「你可以把帽子拿下來讓我看清楚你的樣子嗎?」她突然問。

「噢,這個…其實…因為我早上來不及梳頭,所以現在頭髮很亂。」我慌張的說。

「沒關係,我看看嘛!」她很堅持。

「呃,這個…其實我好幾天沒洗頭,帽子拿下來會燻死妳的!不行不行。」

我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再怎麼樣也不能讓她看到我那塊閃亮的地中海啊!


「好吧,那算了。你就送到這就好了。」她一臉失望。

我趕緊把包包交給她,對現在的我來說,只要能多騙一天都好!

「過完年歡迎你來高雄找我,我在高雄等你喔!不過…」

「不過什麼?」

「下次見面你不准戴帽子!」她笑著揮揮手,「掰掰!」


我也笑著向她揮揮手,目送著她一步步走下月台。

從今天開始算的話,離過完年只剩十四天了。

天啊!誰能教教我,怎麼讓頭髮在十四天內長回來?!


(10)

接下來我想到我根本沒有時間浪費在學校這種鬼地方,我一定得趕快利用時間,

找出讓頭髮快快長出來的方法!

我回宿舍隨便抓了兩件衣服,三兩下就把行李打包好,然後火速飆車回家。


因為忙著唸書,期中考後我就沒有再回家過,真的是好久沒有回家了啊。

我開門進去,老媽正好坐在客廳,一看見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媽,我回來了。」我低著頭把鞋子脫掉,我媽還是笑個不停,笑得我都有點怕了。

或許她正在看什麼好笑的節目吧?可是現在電視上播的明明是大陸尋奇啊?


「媽,妳沒事吧?什麼事那麼好笑?」

「哇哈哈,我的天啊,」老媽邊笑邊喘著氣說,「你還問我?你頭上戴那是什麼東西?」

我摸摸頭,「什麼東西?」我疑惑的問。

「你還想騙媽?就是那一塊假皮啊!我剛一開始還以為你禿頭呢!」

她邊擦眼淚邊說,「後來我一想怎麼可能嘛,前幾個月回家的時候還好好的啊!」

「你喔!真是的,竟然跟媽開這種玩笑!」


我嘆口氣走近她,抓起她的手往我頭上摸,「我是真的禿了。」

她的手像是觸電似的縮了回去,「你是說這是真的?」

我點點頭。

老媽用手指戳戳了我的地中海,一戳、再戳、又戳、最後整個手掌貼上去。

「這…真的是…怎麼會?你之前不是還好好的?是頭皮受傷嗎?」


「不是啦,是唸書太累掉頭髮。」我試著輕描淡寫,可是老媽還是眼睛一紅,

眼淚在眼眶打轉,「怎麼這麼辛苦也不講?」她摸著我的頭,心疼的說。

「下學期不要念了,過幾天我帶你去辦休學,這樣辛苦不如不要讀算了…」

「媽,不行啦,我好不容易才讀完這學期,就這樣放棄太可惜了!」

其實原因不只如此,我也想留在有小倩的學校啊!


「對了,媽,你知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可以讓頭髮趕快長出來?」

媽側著頭想了一會,「你爸以前有說,好像可以擦酒精和生薑,來促進血液循環。」

「老爸頭髮蠻多的,應該沒問題吧!」我心裡燃起一線希望,「媽,家裡有生薑嗎?」

「沒了,不過沒關係,媽現在就去買!你就先去廚房拿米酒擦,快快快!」


老媽抓起錢包飛奔去菜市場,我則去廚房拿了一個鍋子,把整瓶米酒倒進鍋裡,

再把毛巾浸進去,然後把沾滿米酒的毛巾敷在我的地中海上。

突然聞到這麼重的酒味還真不習慣,我只好用曬衣夾把鼻子夾住,用嘴巴呼吸;

雖然不太舒服,不過我的頭皮慢慢有發熱的感覺,太好了!這果然有效!


不過米酒會一直從毛巾上滴下來,我又非得張著嘴呼吸,只好把滴進嘴裡的酒喝下去,

我發覺米酒實在很難喝,而且時間越久我的頭越痛,就連臉也開始發燙了,

全身熱呼呼的……好熱好熱…….我該不會是喝醉了吧?


我倒在沙發上,等了兩個鐘頭老媽才回來,她手裡大包小包的,我看了暗暗有氣,

你兒子現在在危急存亡之秋,一個人跟禿頭孤軍奮戰這麼慘,你做媽的不幫忙就算了,

竟然還有心情去大採購!


「阿寬,媽回來了,你還好吧?」媽把東西放下,摸了摸我的額頭,「怎麼這麼燙?」

「不要妳管。」我生氣的把她的手撥開,「虧妳還有心情去逛街?」

「媽媽是去幫你買可以長頭髮的東西啊!」媽媽委屈的把袋子裡的東西倒出來:

「你看,我買了這麼多生薑,三十幾根,菜市場還有超級市場的薑我全部買回來了。」

我看著那堆小山似的薑,天啊!我們家平常一年都吃不到這麼多啊!

「媽還買了辣椒喔!我想加在生薑和酒裡面一起用的話,效果一定更強!」


我看著生薑山和辣椒山,感動得快流淚了。「媽!對不起!我誤會妳了!」

「沒關係啦!是媽沒把妳照顧好,看到你這樣媽難過死了!」

她又倒出另一袋東西,是幾大包的芝麻粉,還有海苔、海帶。

「聽說這些東西可以幫助頭髮生長,以後你就盡量的吃,這樣頭髮會長得更快!」

「還有我想米酒還不夠強,媽到百貨公司買了幾瓶伏特加回來,以後你就擦這個吧!」


伏特加?!「媽,這樣會不會太奢侈了?」我有點慚愧,這樣也要花不少錢啊!

「傻瓜,媽媽哪會在乎這點錢呢?只要能讓你趕快長出頭髮來,就很值得了啊!」

我感激的看著老媽,平常我只覺得她就像一般的媽媽,可是她現在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

正面看有點像觀世音菩薩,側面看有點像聖母瑪莉亞,渾身散發出慈祥的光芒……


等等,我會這麼想,那是不是表示……我真的喝醉了?


媽媽一點都沒發現我在胡思亂想,她已經跑進廚房,忙著準備她獨創的「生髮水」了。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