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是的。小倩一定是禿頭,我越想越這麼覺得。

任何人第一眼看到她,一定會對她那一頭又長又直、又順又亮的頭髮留下深刻印象,

仔細想想,那種漂亮的頭髮應該只會出現在洗髮精廣告裡---如果它是真的頭髮的話。

她那一頭迷人的、飄逸的、閃閃動人的頭髮,極有可能是假髮。


我完全可以體會她的心情,禿頭這種打擊連男生都未必能接受,更何況是女生呢?

怪不得她不願意跟班上同學走得太近,怪不得她不願意住在宿舍而要搬出去住,

怪不得她會找上我,因為我叫「地中海」,所以她覺得在我面前比較不會自卑。

這就是她說不出口的秘密。


「你會喜歡上一個禿頭的女孩子嗎?」阿毛曾經這麼問我。那時我無法回答他。

雖然人人都說不該「以貌取人」,但是能完全不在意對方外表的人又有幾個呢?

你敢說你自己不是「外貌協會」的人?

你敢說你看到對方是個禿頭或大胖子不會嚇得落荒而逃?


過去我的確是很喜歡小倩,為了配得上她,我用盡各種方法,好告別我的地中海;

現在我幾乎成功了,我的禿頭越來越不明顯,我不必再為了自己的外表感而到自卑。

我曾經怨恨那些用異樣的眼光看待我們這群少年禿頭的人,他們是一群膚淺的人。

但是現在換了角度,換了立場,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我會喜歡禿頭的小倩嗎?

當我看到她拿下假髮之後的樣子之後,看到她光禿禿的頭皮之後,我還能接受她嗎?

老實說我沒有把握。


未來的發展,總得走到未來,答案才會揭曉。

春假,我拎著行李,硬著頭皮去參加大胖學長強力推薦的「魔鬼生髮體驗營」。

我要去找她,或許我能讓她重新燃起希望,找回自信,勇敢的踏出去,不再封閉自己,

不再把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裡。就像改變我們整個系一樣。


---------------------------------------

在火車站集合的時候,我很快的就找到了其他的學員,大部份的人是中年男子,

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只有兩三個,把棒球帽壓的低低的,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小倩沒有出現,這是我意料中事,她應該是參加前幾個梯次吧,反正到了之後,

就可以找到她了。


營地似乎是在深山裡。我們先搭火車到平溪,然後搭上租來的小巴士,一路往山裡去,

大約在山裡繞了一個半小時之後,車子在一棟小木屋前停了下來。


深咖啡色的木頭柱子和屋簷,讓整棟建築看起來充滿了古老的氣氛,地上鋪著塌塌米,

大廳裡的匾額上面寫著「禿頭救星」四個大字,整體的感覺很像是日本的道場。

一位留著長長白髮、長長白鬍子、看起來像是神仙的老先生穿著道袍端坐在大廳中央,

道場裡靜悄悄的,就連外面的風聲和蟲鳴聲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大家坐著等了一會兒,老先生總算開口,緩緩的說:

「這裡就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神功中心,而我呢,就是『古生髮神功』的掌門人。」


「胡扯。」不知道是誰悶哼了一句,老先生聽了眉頭一皺,罵道:

「我這個人呢淡泊名利,最討厭別人沽名釣譽了!」他反手從背後拿出一張照片,

「看!我跟李連杰根本就是師兄弟,難道我到處去告訴別人嗎?」他又拿出另一張:

「張菲他們整天過來跟我一塊喝茶,我很少應酬他們呀!喏,這就是張菲,你也看到了,

他就是練過功,頭髮才會這麼多,難道這些我也要告訴你嗎?有什麼了不起嘛!」


「你、你、你還提什麼神功啊﹗喏,你看啊,滿天都是飛機啊,滿街都是電腦啊﹗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你醒醒吧你﹗」一個穿西裝的瘦子說。看來剛剛就是他在嘀咕。


這回老先生沒有生氣,微微點了個頭,說,「不合時代,只是大家對神功的誤解,」

他掀起背後的布簾,露出一面白板,「等我介紹完之後,大家就能瞭解到神功奧妙之處。」


「鐵頭皮功:源於新石器時代,練成之後頭皮堅硬如鐵,刀槍不入而水火不侵,

就算淋到酸雨也絕不會掉頭髮,五日練成,收費八千!」


「龜派氣功:源於暢銷漫畫七龍珠,原本只是一種幻想,但是經過我的改良已經成為

一種神奇的氣功,可以用氣功把頭髮從頭皮裡吸出來!五日練成,收費七千五!」


「天眼通:賭俠裡面星爺的特異功能,發起功來什麼都看得到,就連頭皮都能透視,

九0年代曾經瘋迷幾許青少年,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是假的!

世上根本沒有這種武功,那只是拍電影用的,我不說你不知道;

但是你放心,「童叟無欺、實事求是」是我傳功的宗旨…」


「我靠﹗你當我什麼?我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無緣無故跟你們幾個禿驢來這鬼地方﹗

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我這人就這麼直啊﹗無緣無故的還要去跟你這個死老頭去練功﹗

你原諒我就是這麼直啊﹗最後還要無緣無故地長出頭髮,這或然率低過零啊﹗」

那個瘦子抱怨完之後,拎起行李就往門外走。其他人見了,也紛紛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我也跟著準備離開,這擺明了就是騙錢的金光黨嘛!


「等一下!」老先生大喝一聲,拿出一把剪刀,把頭髮剪掉一大半,然後他端坐運氣,

用手抓住剛剛被剪短的髮尾,輕輕一拉,頭髮竟然神奇的被拉長到原來的長度!

我瞪大了眼,太不可思議了,難道世界上真的有這種神功存在?!

大家全都愣愣的看著老先生,那瘦子噗通一聲跪下,「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這不一定學得成的,不過你儘管告訴我你想學點什麼?」

「我想全部都學!」

「全部都學?!很貴的!」

「沒關係!我一定要讓頭髮全部長回來!」瘦子握緊拳頭,大聲的吶喊。

噢!天啊!兩種都學至少要一萬五,我哪來的錢啊?


(22)

趁著大家瘋狂的掏鈔票的時候,我悄悄從側門溜了出去,想找上一梯次的學員。

但這附近就只有這麼一棟屋子,周遭都是樹林,根本不見人影,我屋前屋後找了半天,

什麼人都沒瞧見,看來小倩根本不在這兒。


既然她不在這裡,那不就表示她根本不是禿頭,從頭到尾都是我的胡思亂想?

想想也是,假期中舉辦的營隊多得是嘛!

既然如此,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反正我的禿頭本來就快好了,根本不用練什麼神功,

而且我的錢包裡只剩幾百塊車錢,那有錢交學費,還是快溜為妙。


我正想沿著山路走下山,門口的大狼狗卻朝著我狂叫,老先生聽到聲音便跑了出來,

「你要上哪去?」

「我沒錢,我想先走了。」我老實說,「其實,我只是來這邊找人的。」

「找人?」老先生問,「你找到了?」

「沒有。我找過了,她不在這,我弄錯了。」

「你先別急著走嘛!跟我說你要找誰?」

「我找一位張小姐。」我懶得跟他囉唆,「我自己可以走下山,沒問題的。」


老先生重重嘆了口氣,「她存心躲你,又怎麼會讓你找到呢?」

「你說什麼?!」我驚訝的問,「她真的在這?」

「我不能說。」老先生壓低了聲音,「不過你如果多留幾天,我可以幫你勸勸她。」

「那就麻煩你了。」我抓抓頭,「可是我只有幾百塊,怎麼辦?」

「哎唷不要緊,我們這可以刷卡的。」

「這麼先進!?」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啊,不先進點行嗎?」老先生笑著眨了眨眼。

------------------------------------------

於是我留了下來,跟著大家一起「練功」。

我原本以為所謂的練功應該只是打坐、運氣、冥想等等,但卻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這天下午,老先生拿出一罐白色的藥膏,說什麼這是他煉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靈藥,

擦在頭上會使功力大增,神功就能早日練成。

於是每個人的頭皮都被塗了厚厚的一層,遠遠看來像是一塊塊可口的的鮮奶油蛋糕。


唯獨我因為之前的慘痛經驗,堅決不肯把任何不明物體塗在我寶貝的頭皮上,

老先生也不勉強我(反正他錢都收了),我看著其他人欣喜若狂的樣子,暗暗覺得好笑。

少來了,這種年代還會有什麼煉丹術?

我不相信老先生會什麼神功,他剛剛露的那一手大概也只是一種魔術手法罷了。

大家頭上擦的大概是白膠,擦上去不過敏就已經阿彌陀佛了,哪可能真的長出頭髮來?


接著頭上擦了藥膏的人,被帶到蒸氣室,裡面的溫度計指著室溫是四十度。

大家進去之後,老先生把門鎖上。接著他按下一個開關,房裡的溫度開始慢慢上升。

四十五度、五十度、五十五度,我不安的看著溫度計,這根本是烤人嘛!

大家該不會就這麼活生生的被烤熟了吧…溫度已經上升到六十度了!


裡面的人露出痛苦的表情,虛弱的拍著門想出去,但是老先生並不理會他們;

過了十分鐘,老先生才把門打開,把裡面的人一個個扶出來。我也幫著把大家救出來,

他們全身都已經被烤成像熟牛肉般的紅色,皮膚不停的在冒煙。


「運用蒸氣使毛孔打開,這樣藥效才能迅速到達體內。」老先生解釋。

大家默不作聲,但是沒有人抱怨。看來他們真的是打從心裡相信老先生吧!

小倩該不會也在經歷這樣恐怖的活動?我真的很擔心。


晚餐是一碗牛奶,配上一些穀類和乾果。

我交了一萬五,但卻只能吃到這種東西,我媽煮的芝麻糊也比這個好吃,

不,我家小黑的寶路也比這美味多了,這樣小小一碗,既難吃又吃不飽,

我又不是鳥,幹嘛吃這種鳥才會吃的東西?(說不定鳥寧願吃蚯蚓也不吃這玩意)

我本來想拒吃抗議,但是肚子又實在餓得很,只好捏著鼻子把它硬灌下肚。


「天然的食物,吸收了大地的精華,這才是真正有營養的東西。」老先生說。

話是沒錯,但是我寧可吃一些美味的垃圾食物。

有營養的東西、對身體很好的東西,往往都是難以下嚥的東西;

就像很多人說喝尿對身體很好:「喝一次之後就會上癮」,甚至有人這麼說。

但是我無論如何都不想愛上喝尿。我寧可自暴自棄的繼續過所謂「不健康」的生活。


吃完飯後,大家又被集合到大廳,這次不曉得是要把他們拿去水煮還是油炸?

老先生要大家坐下,接著他走到瘦子身後,拿出一雙筷子,把筷子戳進他的頭皮。

我幾乎叫出聲來,不會吧!他要生剝人腦!?

老先生非常緩慢的、小心翼翼的移動著筷子,在頭皮四周繞了一圈,

然後用手指捏起頭皮,輕輕一拉,一張頭皮就這麼被剝了下來!


我摀住眼睛,天啊!這太殘忍了!沒有做任何麻醉,就這樣活生生的把人皮剝下來!

「喔!天啊!好舒暢啊!」瘦子竟這麼說!

我睜開眼睛仔細看清楚,原來那不是人皮,而是乾掉的白色藥膏,上面佈滿了小洞。

「像這樣把皮剝下來,可以讓頭皮更加強壯,自然而然就能練成『鐵頭皮功』。」

總之不論是怎樣不合理的舉動,老先生都能把他合理化,而大家都會嘖嘖稱奇。


第二天、第三天的生活仍然一樣,每天大家都被塗上藥膏,然後丟去高溫烘烤,

吃狗都不吃的鳥食,最後以剝頭皮作為結束。

我雖然不必被送進烤箱,但是連吃這麼多天的「健康食品」已經讓我快要發瘋,

每天我都會向老先生打聽小倩的消息,但是他總是搖搖頭說:「時候未到、時候未到。」


第四天一早,大胖學長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怎麼樣?這裡的生活還好吧?」

「學長,能再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激動得抱住他,「再這樣下去我說不定會死啊!」

學長拍拍我的肩,「我是給你送好消息來的。小倩昨天到宿舍找你啊!」

我有點愣住,「怎麼會?她不是一直在這邊嗎?」

「我哪知道。」學長聳聳肩,「她說有話要跟你說,所以我就上山載你回去。你走不走?」


「等等,有件事我得先問清楚。」我衝進大廳找到老先生,「說,她到底在不在這?」

老先生有點驚訝,「怎麼,你發現啦?」

「你這什麼意思?你是說她從頭到尾就不在這?你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不把你留下來,我就少賺一萬五啊!」


我丟下這個老騙子,跳上大胖學長的摩托車。

時代真的是不同了,這位像神仙一樣的老先生竟然是個騙子!

我的一萬五啊!

(23)

大胖學長幫我和小倩約在校門口見面。


「你的地中海呢!?」相隔三個月的重逢,她劈頭就問我這個。

「什麼地中海?早就長出來啦!」我索性把頭低下來,讓她看個清楚。


她邊用手指摸著,邊說:「哇!是真的耶!真神奇!」

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我就放心了,她看起來就跟以前一樣活潑開朗。

我和學長之前那些黑暗的猜測,應該都是猜錯了吧!


我和小倩很自然的併肩走著,漫無目的的沿著校園亂晃;

她聽完我在「魔鬼生髮體驗營」的遭遇,笑得抱著肚子蹲在地上。

「喂!妳有沒有一點同情心啊!我可是被騙了一萬五耶!」我裝作生氣的說。

「對不起,對不起。」她總算止住笑,一臉嚴肅的看著我:「聽說你是去那找我對吧?」


「還不是那個長毛說妳去參加什麼體驗營,還叫我去報上找…」

「她也不知道你會想到那去啊!我去的那個體驗營在報上登的廣告可大呢!」

「好啦,算我笨好不好!你到底是去哪門子的體驗營啊?」


「不能告訴別人喔!」她悄聲說,「新婚生活體驗營。」

「什麼!妳結婚了!」我忍不住大叫,「妳、妳、妳、妳、妳…結婚了!」

「妳沒事幹嘛那麼早結婚?」啊!該不會就跟學長說的一樣:她懷了別人的孩子!

學長這個該死的烏鴉嘴,回去之後我要把他切成十塊丟到海裡餵鯊魚!


「你幹嘛那麼生氣?」小倩笑瞇瞇的看著我,「你不恭禧我嗎?」

「我…」我嘆口氣,「對不起,因為實在是太突然了,我怎麼也想不到妳結婚了。」

「你會想到我禿頭,就不會想到我結婚?」她敲了一下我的頭,「你都在想什麼啊你?」

「我…我只有想到妳懷孕,倒是沒想到妳結婚…」


「喂喂喂!天啊!你也太會胡思亂想了吧!」她搖搖手,「不玩了,我騙你的啦!」

「騙人的?」我眼睛一亮,「妳真的還沒結婚?」

「要不要拿身份證給你看?我開玩笑的啦!」


「那妳的秘密到底是什麼?」我被搞糊塗了,照消去法來看,不是懷孕也不是禿頭,

難道她真的得了絕症?

「原本我一直不敢講的,不過有個秘密藏在心裡真的很累人。」小倩深吸了一口氣,

「前幾天我去了一趟愛琴海---『異國生活體驗營』。回來之後,我就決定把一切都告訴你。」


「妳去了愛琴海?」

「是啊,記得嗎,我在BBS上的暱稱就叫做『愛琴海』。知道為什麼嗎?」

我搖搖頭,「難道不是因為妳喜歡愛琴海嗎?」

「不,我最討厭的就是愛琴海。」小倩撩起她的長髮,指指她的脖子示意我去看,

「我的身上有一塊很大的燙傷疤痕,你看形狀是不是很像愛琴海?」


一直被她的長髮遮住的,竟然是這麼嚴重的一大塊傷疤,浮腫的暗紅色疤痕,

在她白晰的皮膚上顯得格外明顯,看了忍不住一陣心酸。

「很嚇人,是吧!」她把頭髮放下,那塊傷疤又被掩蓋在她的頭髮後面。

「升高三的暑假,不小心被熱水燙傷的,因為體質的關係,就變成這麼可怕的疤。

在那之後我一直很封閉自己,雖然我媽媽一直安慰我,說它的形狀就像愛琴海,

希望這樣能讓我好過一點;但是我一直沒有辦法接受,我變得不敢接觸人群,

我好怕別人發現,我好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我,直到我在網路上遇見你。」


「為什麼?」

「因為你叫地中海啊!那時候我突然有預感,覺得你一定跟我一樣有不能說的秘密。」

她向我眨了眨眼,「我的預感一向很準,不是嗎?」

我傻傻的點點頭。


「看著你躲躲藏藏的,不想讓我發現你的地中海,我反而莫名的千方百計的想揭穿你;

等到你承認了之後,我才發現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我受夠了一直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過日子,我想要大大方方過一般大學生的生活。」

她拍拍我的肩膀,「所以跟你分開之後,我就打算要鼓起勇氣、把我的秘密說出來。」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想要改變自己,但是似乎沒有什麼用,我還是沒有勇氣;

後來剛好看到報上登的廣告,我想或許去看看愛琴海之後,就能變得堅強一點。

到了那邊,我呆呆的看著愛琴海好久好久,不論再怎麼看,還是覺得它好美;

我總算想開了:我的身上有一塊這麼美麗的海,並不是件丟臉的事。」

她拿出髮帶,把頭髮紮起來,把脖子全都露出來,「所以以後我不會再把它藏起來了。」


「這樣很好看。」我抓住她的馬尾巴,「不過還有個大問題要解決。」

「什麼?」她一臉疑惑的問。

「聶小倩才不會綁馬尾,以後不能叫妳小倩了。」

她被我逗得笑出聲來,「那你頭髮長出來了,我也不能叫你地中海囉!」


「沒錯。在我又變禿之前,不准再觸我楣頭!」

「就算…就算地中海又長出來了也沒關係啊!這樣跟愛琴海正好可以配成一對。」

小倩紅著臉說。


「等等,妳還有個秘密瞞著我沒講對吧?」我指著她的鼻頭,「還不快說!」

「我那還有什麼事瞞著你!」她拼命搖頭否認。

「還說沒有!我看妳分明愛上我了對吧!還不快說!」

「哼!想死啊你!」她用力的踩了我一腳。


從今以後我再也不必擔心我的地中海了,有了小倩的陪伴,一切都會變得美麗。

即使是長在頭上的地中海也是^^。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150126
  • ㄏㄏ~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