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從高一開學的第一天起,我和我的鏡子之間有了一個秘密。
一個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的秘密。

××××××××××××××××××××××

我還清楚的記得高一開學的第一天。
我穿上還沒下過水的挺挺的新制服,慢吞吞的走向公車站牌。

時間是早上六點三十分,而我的新學校離我們家不過15分鐘的車程;然而,緊張兮兮的媽媽,六點就把我從床上拖下來,六點半就硬把我推出門。

「媽,現在才六點半耶…校門不知道開了沒?」
「你們小孩子做事都不先想一想?萬一塞車怎麼辦?萬一等不到車怎麼辦?」
媽媽插著腰嘮嘮叨叨唸著,「開學第一天就遲到,看你怎麼辦!」
我嘴裡應著是是是,可是還是故意慢條斯理的綁著鞋帶。
拜託!我已經是高中生了,還把我當小學生看…
反正不管我多大了,在媽媽心中,我永遠都是小孩子。唉,我看註定會被管到老了。

我站在公車站牌旁邊,瞇著眼睛看著從行道樹的樹葉縫灑下的陽光。
老實說,我的閒情逸致是種偽裝。其實我心裡緊張得要死。
新的學校,新的環境,新的同學,新的制服,一切的東西都是新的。
新的東西常讓我覺得害怕。我得重新去適應這一切,得重新摸索一遍。

公車來了,在我的面前一個緊急煞車,後門「喀啦」的一聲在我面前打開。
我驚訝的睜大了眼,哇!這司機的技術真是了得,竟然可以把車停得這麼剛好!
但我才剛踏上車,司機便把門一關,接著油門一踩,車子就衝了出去。
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我,眼看就要從樓梯上摔下去,只好像溺水的人一樣隨手亂抓。
救、命、啊!情急之下我隨手抓住了旁邊的一個書包,總算暫時站穩腳步。

這個救了我一命的書包看來很眼熟,咦!跟我是同一個學校的嘛。我的視線慢慢往上移動,我看到一張臉。一張微笑的臉:「同學,你沒事吧?」他說。

那一瞬間,我覺得時間彷彿靜止了。
原本吵雜的公車裡,現在安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的腦子重複播放著同一句話,同學你沒事吧同學你沒事吧同學你沒事吧…
伴隨著這句話的影像,是一張微笑的臉。
像是萬花筒一樣的影像,從四面八方出現,到我面前又散開。這是怎麼回事?

等我回過神來,我才發現我還緊緊抓著那個書包。更糟的是,我還直盯著人家看。
「啊!對不起!」我趕緊鬆開手,往後面的位置衝了過去。
我剛剛是怎麼了?車上明明放著震耳欲聾的「雙人枕頭」啊,剛剛怎麼會沒聽到呢?
唉唉,真是太丟臉了!我羞愧的把頭壓得非常低,低到快埋到膝蓋裡。

第一天上學就碰到這麼丟臉的事,真是不祥的預兆。
他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萬一在學校碰到不是很丟臉?
拜託以後別碰到他,拜託以後別碰到他,拜託以後別碰到他…我喃喃唸著。
其實我說得心虛。其實我心裡想的,跟嘴巴說的,總是不一樣。
這就叫做「ㄍ一ㄥ」吧!我就是無可救藥的「ㄍ一ㄥ」。

坐在公車上晃了十幾分鐘,總算到學校了。我慢吞吞的起身,故意最後一個下車。
學校川堂前的布告欄擠了一群人,大家都在看分班名單,剛才那個男生也是。
我只好故意放慢步伐,邊走邊假裝欣賞天上的雲,路邊的草,校門前的小黑狗,
好不容易等到他走開,我才鬼鬼祟祟的靠近公佈欄。

一年十一班。這就是我未來一年要待的班了。我好奇的看著班上其他同學的名字,
這些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呢?這些名字裡,會不會有一個剛好是剛剛那個人呢?
我心裡有點小小的期待。

(2)

我的新教室在三樓,我慢慢的抬起腳,再慢慢放下,用龜速爬著樓梯。
爬上三樓就花了我三分鐘,我張望了一下,我的教室在走廊的盡頭。

我故意放慢腳步,慢吞吞的一步步往教室走。因為越靠近教室,我的心就跳得越快。
我到底會被分到怎樣的班呢?我忍不住擔心起來。
會有怎樣的同學?會有怎樣的老師?他們會不會很不好相處?一切的答案即將揭曉。

我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跨進教室的後門,紀念性的一步。
從踏進新教室那一步起,我的高中生活正式開始了。

×××××××××××××××××××××××××××

我特地選了最後一排最裡面的位置,那是最讓我安心的位置。
從這角落可以觀察到每一個人,但大家卻看不到我。

教室裡已經零零散散的坐了幾個人,不過還沒有人坐在最後一排。
我躡手躡腳的走向我看上的好位置,輕輕拉開椅子,輕輕把書包放好。
然後很假仙的從書包裡拿出國文課本,一本正經的翻開第一課。
事實上,我哪看的下書,一個人待在這麼陌生的環境,讓我緊張得要命。

喀!我聽到我右邊的椅子被人拉開,我身上所有的汗毛馬上豎起,進入全面警備狀態。
還有這麼多位置,你幹嘛偏偏坐我旁邊?你有何企圖!我六神無主的想著。

我用手遮著額頭,假裝在撥我的瀏海,一面往我的右邊偷瞄。
是一個女孩子啊!一個頭髮長長直直的女孩子。
我看著她從書包裡拿出國文課本,也是一本正經的翻開來看。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女生說不定跟我很像呢。

她大概是聽到了我的笑聲,抬起頭來無辜的看著我。
她是個很漂亮的女孩。深深的雙眼皮,秀氣的鼻子,薄薄的嘴。

我正想開口和她講話,突然發現又有人從後門進來了。
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人越走越近,然後拉開那女孩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我和那個女孩像是說好似的,馬上低下頭去,假裝在看國文課本。
我又用我那個老伎倆,用手遮著額頭,假裝在撥瀏海,一面偷瞄。
我的視線先經過那個女孩,我發現她竟然跟我做著一樣的動作,往旁邊偷瞄。
接著我看到那個人彎下身去,從書包裡拿出國文課本,一本正經的打開來…。

「噗哧!」我和那女孩忍不住同時笑出聲來。
那個人一臉無辜的抬起頭來,往我們兩個這邊看。
那是一張很熟悉的臉…他是早上我才在公車上遇見過的那個人!

「王安石字介甫號半山曾受封為荊國公世稱王荊公北宋撫州臨川今江西省臨川縣人…」我拼老命的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課本上,神經兮兮的飛快默唸著課文。
感覺好像過了一百年,我才聽到「啪!啪!」兩聲拍手聲。

我抬起頭才發現新老師已經來了,是一個年輕的女老師。
「各位同學,歡迎大家來到這個班,我是你們的導師。」
她笑容滿面的說:「歡迎大家來到一年十一班。」

×××××××××××××××××××××××

回家以後,我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對著鏡子發呆。
鏡子裡的我,這張我看了十五年的臉,跟以前沒什麼不同。
然而,我確確實實的知道,我的人生從今天開始,有了很大的不同。
那是因為我遇見了將帶給我不同生活的人。

「你聽好了!明天一定要想辦法跟他講話唷!」
我指著鏡子裡的自己,堅定的發誓著。
這是我第一次和鏡子裡的自己說話,從這一天開始,我和我的鏡子之間有了秘密。
一個絕對不能告訴別人的秘密。
一個我實在不好意思說的秘密。

(3)

開學的第二天,正好遇上班會課。
「今天要來選班級幹部。你們想怎麼選呢?」
導師抱著一個大紙箱走進教室,劈頭就這麼問。
班上一片死寂。才剛開學一天,大家好像都不太敢講話的樣子。

選幹部還能怎麼選呢?不就提名投票、自願、老師指定這幾種嗎?
「好吧!你們都不講話,那我就自己選摟!」
她低著頭從箱子裡翻出了一個貼了許多小標籤的飛鏢靶,把它掛在黑板上。
全班同學的嘴巴都張得大大的,她在幹嘛?

「好,我射到幾分,那個號碼就是班長!」她退到教室中央,瞇起眼睛仔細的瞄準。
「9號!」飛鏢射中了9分區,大家紛紛四處張望9號到底是誰?
我看見一隻手緩緩的舉起來…是他!

「好,再來是副班長,43號!」
另一隻手從我旁邊緩緩舉起,是坐我隔壁的女生!
等一下!照這樣算不太妙啊,那下一個該不會是…?!
「學藝股長,33號!」
我只好無奈的舉起手來,我的第六感真是要命的準啊!

接下來我們班的幹部陸續產生,整個靶上已經滿滿的都是飛鏢。
主要的幹部和小老師都選完了,但老師還是繼續高興的射著飛鏢。
沒人知道她是太喜歡射飛鏢,還是神經有點問題,設了一堆奇怪的幹部。

「好,抽屜股長,13號!」抽屜股長是負責檢查大家的抽屜有沒有發霉的食物。
抹布股長負責管理全班的抹布。粉筆股長、板擦股長、花瓶股長設置的目的同上。
話說回來,老師也真不簡單,要想45種幹部還真不容易啊!
「好,大家都當幹部的話,就可以互相體諒了嘛!」

×××××××××××××××××××××××××××××

睡覺前,我鎖上房門,偷偷開始我的鏡子時間。

我清了清喉嚨,開始對鏡子裡的自己訓起話來:
「喂!你昨天不是說今天一定要想辦法跟他講話嗎?結果呢?還不是沒講!」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你不是喜歡他嗎?跟他講兩句話會死是不是?」
「真受不了你,膽小鬼!明天你再不想想辦法,你就完蛋了!」
我痛罵了鏡子裡的自己一頓,心裡覺得舒坦多了。

希望懦弱的我能收斂一點,好讓我能夠鼓起勇氣。
只是主動跟他說一句話而已,沒什麼的。

(4)

開學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月。你猜我們現在進展到什麼階段?鏘鏘鏘鏘,答案是---我還是一句話都沒跟他說過。
我真的很努力了,可是我就是沒辦法啊!

我先花了兩星期,學會控制自己,在聽到他的聲音時不要緊張得發抖。
我又花了兩星期,學會控制自己,在他經過我身邊的時候不要慌到跌倒。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努力在學的是試著不要一看見他就嚇得躲起來。因為每次看見他,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拼了命的想逃。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要跟他講話啊!我的心臟還沒強到那個程度啊!

雖然我們坐同一班公車,但我為了躲他,每天走50分鐘的路去學校。
雖然最靠校門的樓梯就可以通到我們班,我偏偏故意繞一大圈走別的樓梯上去。
我觀察他下課的一舉一動,他出教室我就留下來,他留下來我就出教室。
其實我也恨透了這麼彆扭的自己。

儘管我躲成這樣,還是難免會跟他講到話。像是分組討論啦,教室佈置啦,老師交代的事…等等,因為他是班長,我是學藝,多多少少會有點講話的必要。當然我是死也不敢找他講話的,都是他來找我講話。

每次像這樣的好機會送上門來,我竟然都沒辦法好好把握!
每次我都只用「好」和「不好」這種單字,在十個字內結束我們的對話。
每當我又再一次搞砸一次對話,我都恨不得拿塊磚頭把自己敲昏。

為什麼我連一個句子都說不出?因為他跟我講話的時候,我根本無法思考。
腦子一片空白的時候,還能講出兩三個字,其實已經算不錯了吧?我真的很努力了啦!

這兩個月來,每天晚上,我都對著我的鏡子開「檢討會」。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我罵得也越來越難聽。

我常常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大聲咆哮:
「你豬頭啊!今天人家來跟你講話你擺什麼臭臉?笑一下不會啊!」
「白癡!你今天看到他繞什麼路啊你!人家看到會怎麼想啊?」
「混蛋!今天他跟你打招呼你幹嘛不理人家?」
每天重複著重複著這樣的話,檢討會已經變質成「批鬥大會」了。

××××××××××××××××××××××××××

今天晚上,爸媽不在家,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唉!我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我要這樣過三年嗎?」我喃喃對著鏡子抱怨著。
「當然不行啊!」
「是不行啊…」話才講完,我才發現到剛剛的不對勁。
剛剛那句話是誰說的?
我打開房門確認,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啊?大概是我聽錯了吧。

我坐回桌子前,繼續我的檢討會。
「唉!…唉!…」我重重的嘆了好幾口氣。
「唉、唉、唉,我說你光會嘆氣有什麼用?」
我愣住了。一股寒意從腳底迅速往上衝,我的汗毛全部豎成筆直的90度。
剛剛那聲音,應該…是從鏡子傳出來的吧?

「是…你…在說話嗎?」我看著我的鏡子說。鏡裡的我臉色慘白,看起來相當害怕。
就在我盯著鏡子的下一瞬間,鏡裡的我竟然笑了出來。
「你那麼緊張幹嘛?」鏡子裡的我竟然對著我說話!
「啊~~~~~~~~~~~」
我發出這輩子最淒癘的慘叫聲之後,就昏了過去。


(5)
我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咦!?我怎麼躺在地上?我慢慢睜開眼睛,窗外還是一片黑。
天還沒亮啊?真是奇蹟,我從來沒這麼早起來過。我正想爬起來時,一張臉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早啊!」這張臉…淡藍色的眼睛,淺淺的金髮,白晰的皮膚…
「哇!哇!哇啊!~~~~李奧納多?!」
李奧納多怎麼會出現在我房間!就算是整人節目也不可能啊!

我嚇得站都站不起來,手腳並用的想爬到床底下躲起來。等一下,仔細一想,我一定是在作夢嘛。我放心的抬起頭來,沒想到正好狠狠撞上床框,痛得我眼淚都掉下來了。
我邊揉著頭邊擦眼淚,李奧納多在我旁邊蹲了下來,「你沒事吧?」
不對勁。雖然他怎麼看就是李奧納多,白色的襯衫,吊帶,西裝褲,黑皮鞋…。

「你怎麼會講中文?」對了,就是這點不對勁。
「我本來以為變成妳喜歡的樣子,妳就不會怕了,因為昨天妳嚇到昏過去嘛!」
昨天?我邊揉著剛撞到的地方,邊努力回想…對了!我的鏡子!
「你是…我的鏡子變的?」我結結巴巴的說。這句話聽起來毫無道理,不過我也想不出別的說法。

「沒錯!我是你的鏡子。妳現在不會怕我了吧!」他開朗的說。
「呃…你能不能換個樣子,看李奧納多講中文很怪耶!」
「會嗎?」他疑惑的說,「我還以為每個女生都很喜歡他呢。好吧,那妳要我變誰?」
「不必特別變誰啦,你原來的樣子就行了。」
「是嗎?我怕你會被嚇壞。」
「我膽子沒那麼小啦!」

他懷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一瞬間就變成一個淡淡的「人形」。
隱約可以分辨出他的頭、身體、四肢,看起來像是人的影子,只不過是接近白色的。
「妳不怕嗎?」
我搖搖頭,「有什麼好怕的?」
「我還以為你又會尖叫呢!因為我沒有臉,我怕妳會把我想成妖怪。」

「你們鏡子都長這樣嗎?都…沒有臉?」
「是啊!這是為了變形方便。萬一我們有臉的話,變形的速度會變慢。」
「變形?」什麼意思?
「不然你以為照鏡子的時候,你看到的是什麼?當然是我們變的啊!」

「不對吧!應該是因為光的反射…」我努力回想以前理化課本裡面的內容。
「哼!又是無聊的科學解釋。我們鏡子這麼辛苦變來變去,你們竟然一點都不感激!」
「可是我們理化老師說…」
「夠了!」我的鏡子大吼一聲,生氣的插著腰,「不信你現在去照鏡子啊!」
我拿起桌上的小鏡子,鏡子裡竟然什麼都沒有!鏡子灰濛濛的一片,映不出任何東西。

「這…」我啞口無言,看來鏡子說的是真話。
「相信了吧!沒有我們鏡子在,這玩意什麼都照不出來。」他得意的說。
「你的意思是說,每一個鏡子都住著一個精靈?」
「是啊!要不要我把你家廁所和你媽房間的那兩個鏡子也叫出來給你瞧瞧?」
「不必了!」我連忙搖著手。

「好,回歸正題。我這樣出現在你面前,其實是違反規定的。」
「規定?」
「這些規定是為了保障我們鏡子的安全,由一些古老的鏡子訂定的。」
他忽然嘆了口氣,「你聽過魔鏡的故事吧!」
「白雪公主裡面的?」
「那個鏡子就是太寂寞了,竟然主動開口跟那個壞皇后講話,所以才會…」

「才會……?」我只知道壞皇后最後死了,白馬王子和白雪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我倒從沒想過魔鏡的下場。
「他被砸爛了。當他告訴壞皇后世界上最美的人是白雪公主以後,他就被砸爛了。」
鏡子傷心的說。

(6)

「砸爛吶!」我的鏡子哽咽的說,「對一個鏡子來說,沒有比被砸爛更慘的事了。」
「有那麼糟嗎?」我不解的問。
「噢!你根本不了解我們鏡子!」他越來越哽咽,「被砸爛表示從此無家可歸了,你不知道該往那去,只能在空氣中飄啊飄,直到全部變成空氣為止。」

「真是太不幸了。」我試著安慰他,「不過那只是特例啊!」
「誰說的!」我的鏡子傷心的大吼,「你們人類最差勁了!」
「至少我認識的人沒有人會故意砸鏡子的啊。」我說。
「那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每天都有鏡子毀在你們人類的手裡!」他憤怒的握緊拳頭。

「照鏡子發現自己發胖了就把鏡子砸了…多少鏡子就這樣無辜的被毀了!」
「還有發現自己臉上青春痘太多就砸鏡子,發現自己頭禿了就砸鏡子!我們的使命就是變出你們原本的樣子啊!但是你們一點都不珍惜!」
我在旁邊連氣都不敢喘一下。沒想到鏡子生起氣這麼恐怖。

「最過份的是,竟然有人在半夜12:00在鏡子前面削蘋果,說什麼可以看到未來的另一半!當然不可能照得出來啊!結果很多鏡子就因為這樣被…砸爛…」
他的聲音越來越細,然後,我聽到了啜泣的聲音。我的鏡子實在是個感情豐富的傢伙。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你,我絕對不會把你砸爛,我還會每天把你擦得亮晶晶的。」
「真的嗎!我就知道妳是好人!」他用手抹了抹臉,像是在擦眼淚似的。
「不枉我破壞規定從鏡子裡跑出來幫妳。」

「你要幫我?幫我什麼?」
「幫妳談戀愛啊!妳不是每天都對著我抱怨嗎,我覺得妳太可憐了,不幫不行。」
沒想到我竟然是個連鏡子都看不下去的失敗者,唉!
「你幫不了我的。我這種毛病沒藥醫了。」我無奈的說。

「放心吧,我問過我住書店的朋友,他很博學多聞的,我們已經想出好方法了。」
「你書店的朋友?他也是一面鏡子?」
「當然啊?不然你以為他是什麼?一本書?」
「但你怎麼會認識書店的鏡子?」

「妳忘啦?妳當初是在哪裡買到我的?就是書店啊!」
「那…你怎麼去找他?我又沒帶你去書店?」
「從鏡子裡啊!你睡著的時候,我就從鏡子裡的通道去找他。」
鏡子裡的通道?「這麼說來,只要有鏡子的地方你都能去囉!」
「你總不能要我們老呆在同一個地方吧!那多無聊!」我還想問清楚,他卻不耐煩了。
「喂!你不要岔開話題好不好?我是來跟你談正經事的。」

「那是我自己的問題,你不用替我擔心啦!」
「你自己的問題!哈!那你當初何必每天對著我們鏡子自言自語?」
「我…」
「你放心吧!我們鏡子都會全力支持你的!」
「等一下,你剛剛說,『我們』鏡子?你跟多少鏡子講過?」我急忙問。
「嗯,這個,也沒有很多啦,不過大家都覺得你實在太有趣了,噢不,是太可憐了…在我們鏡子的歷史上,像你這樣每天跟鏡子說話的人真的沒幾個呢!」

天啊!我說的那些話竟然變成鏡子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實在是太丟臉了!
叫我以後怎麼還有臉照鏡子嘛!
我的鏡子真是個大嘴巴!廣播電台!幹嘛把我的秘密說出去啊!
我怨恨的瞪著他,他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別生氣嘛!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說,『團結力量大』!這是我書店的朋友告訴我的…」
「不要再跟我提別的鏡子!」我大叫。
「好好好,那我直接說好了。我們,噢不,是『我』想到一個辦法可以幫你。」
「是什麼?」我沒好氣的說。
「叫做『系統減敏法』。」系統減敏法?那是什麼玩意兒?

(7)

「比如說,不是有很多人怕蟑螂嗎?那他們該怎麼辦?」我的鏡子問我。
「不怎麼辦啊。怕就是怕,不然呢?」
「那你就錯了,事實上,已經有專家研究出來怎麼讓他們從此不怕蟑螂。」
「就是你說的『系統減敏法』?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怕蟑螂。」
「你不是看到那個男生就會很想逃走嗎?所以,他算是你的『蟑螂』吧!」
「我的蟑螂?你在說什麼啊?」
「你們只是怕的東西不一樣而已啊!一樣都是看了就想跑!」
這麼說來似乎有點道理。

「對付這種病呢,得慢慢的讓你去接受這個東西,你就再也不會覺得可怕了。」他說明,「以蟑螂的例子來說,先給你看蟑螂的照片,一開始是很小張的,再慢慢的看大張的。等到你可以接受蟑螂的照片以後,再慢慢進展到玩具蟑螂,關在籠子裡的蟑螂…等等。同時,他們會告訴你蟑螂其實是很可愛的,比如說飛起來的時候多輕巧啊!」
我想到那一幕就覺得噁心。蟑螂飛起來的時候超恐怖的。

「蟑螂具有冒險犯難的精神,再怎麼惡劣髒亂的環境他們都能活得怡然自得。」
是啊!下水道、垃圾堆、廁所…我越想越噁心。
「總之,治療到最後,你就會一點也不怕蟑螂,甚至會覺得他們非常可愛!」
「但我並不是討厭那個男生啊!我是很喜歡他耶!」
「我要讓你慢慢習慣他。我變成他的樣子,讓你練習跟他相處,跟他講話。」
「噢!我懂了!通過訓練之後,我再看見他就不會因為緊張而跑掉了!」我的鏡子稱許的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開始練習吧!準備好了嗎?」我堅定的點了點頭。
才一眨眼,我的鏡子已經變成他的樣子。他是鏡子他是鏡子他是鏡子!我不停的告訴自己,可是我根本辦不到,我還是連看都不好意思看。
「好吧!看來這樣對你來說還是太刺激了,那我變小一點好了。」他一瞬間縮小,只到我的膝蓋。「這樣可以了吧!」
我蹲下來,面對小小的「他」,還是不自主的別過頭去。
「拜託!這麼小還不行!真是的!那這樣可以了吧!」我擔心的慢慢把頭轉回來,發現他不見了?
「在下面啦!笨蛋!」他又縮到只剩15公分高。我滿意的點點頭,對他做了個OK的手勢。

(8)

今天的第一節課是理化課。
理化老師是我們班最怕的老師,雖然她是超級名師,但大家對此卻沒什麼感覺。因為上她的課,我們感覺最強烈的是,「怕」。她不過150幾,三十多歲,留著媽媽式的短髮,但是她周圍總是散發著一股殺氣。當她走在走廊上,周圍10公尺內沒有任何學生敢走近。就像防空演習一樣,所有的人全都就地掩蔽。

不過,如果你一看到她就跑掉被發現的話,那麼你就完蛋了。她的記性奇佳,據說她教的這10個班的學生,她只花了一星期就全記起來了。聽說有個同學就因此在上課時被罵的狗血淋頭,老師還拒絕去他們班上課。
「你們不是很討厭我嗎?那我乾脆別去了。」
那個倒楣的班長和學藝股長,連續到辦公室求了她好幾次,一星期後她才答應來上課。

種種關於她的傳言,讓我們上起課來無不戰戰兢兢。
1.上課睡覺,會被她丟粉筆、板擦、課本、甚至教鞭。
2.上課不專心,會被她趕出教室。
3.她問的問題回答不出來,以後你絕對每一節都會被叫起來回答問題。
4.上課不得搧風,因為她說會影響其他同學。
5.桌上不得擺除了課本和鉛筆盒以外的東西,否則會被她扔到樓下去。

所以每次上理化課前,全班就進入完全的備戰狀態。
身為學藝股長的我,要先把紅白黃粉筆各三支排列整齊,板擦三個打得乾乾淨淨。
接著叮嚀所有同學把桌子收乾淨,並且把桌子排得整整齊齊。
每個同學都乖乖的坐得筆直,甚至連書包都統一掛在桌子的右邊以求整齊。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綠油精的味道,這是為了預防睡著的必要準備。

噹噹噹噹~上課鐘聲響了。
一如往常的,理化老師在鐘聲敲到最後一響時踏進教室。
剎那間整個教室籠罩在讓人喘不過氣的緊張感中。
老師還是一樣沒有任何笑容,面無表情的拿起粉筆,開始在黑板上寫筆記。
整個教室寂靜無聲,甚至連按自動筆的聲音都變得非常突兀。

我一面抄著筆記,一面小心翼翼輕輕打開鉛筆盒拿立可白。
然而當鉛筆盒打開的那一剎那,我嚇了一大跳!
我的鏡子變成小型的他,坐在鉛筆盒裡笑著對我招手。
「啊!」我才叫出聲來就後悔了,雖然我已經叫得非常小聲,不過全班都聽見了。
大家回過頭來,用既驚訝又同情的表情看著我。
同一時間,一支白色粉筆如砲彈般朝我飛來,喀的一聲擊中我的課本。

「蘇蓁蓁,妳叫什麼?」老師冰冷的聲音,冰冷的表情,讓我全身血液都結凍了。
我會死。而且絕對死的很難看。我認命站起來,準備受死。
「我問妳剛剛叫什麼?說啊。」老師提高了聲音,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變化。
「老師,報告。」班長喀的拉開椅子,朝老師走了過去,在老師旁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全班都嚇呆了。他竟敢在這種時候像自殺飛機衝進暴風圈!

「你們先自習。」理化老師聽完班長的話,撂下這麼一句,就大步走出教室。
沒兩分鐘她就回來了,我還站著聽候發落。
「妳坐下。」然後她拿起粉筆,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繼續在黑板上寫著筆記。
這…是奇蹟!我竟然奇蹟性的生還了!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他竟然也笑著朝我眨了眨眼睛。


下課後,大家在確認老師已經下樓之後,才鬧烘烘的圍到班長旁邊。
「剛剛你到底跟老師說了什麼?我本來還以為蘇蓁蓁會被殺掉勒!」
「蘇蓁蓁,妳也真猛,上『人魔』的課敢尖叫!」
大家七嘴八舌的問東問西,我也很好奇他到底說了什麼,竟然可以讓我平安生還?
「我只是跟她說,她拉鍊沒拉。她進教室時我就發現了,不過我不敢講。」
他轉過頭對我說,「妳應該也是不小心發現才會叫出來吧?」

「是…啊!」我僵硬的點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大家總算恍然大悟。
「呃…謝謝你。」我說了!我說出來了!我終於主動跟他講話了!
「沒什麼啦!」他對我微微一笑。

我突然感謝起理化老師,要不是她,我也許無法跨出這關鍵性的一步。
人魔,噢不,是理化老師,謝謝你。

(9)
下課後,我帶著鉛筆盒溜出教室。
我悄悄躲到校門旁的花圃後面,確定周圍沒人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打開我的鉛筆盒。

「嗨!」我的鏡子伸了個懶腰,滿臉笑容的跟我打招呼。
「嗨你個大頭啦!你剛剛差點害死我!」
「少來了,你剛剛不是跟他講話了嗎!我在鉛筆盒裡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

「蘇蓁蓁?妳在這邊幹嘛?」我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糟糕!我下意識的啪的一聲關上鉛筆盒,用快的幾乎扭到脖子的速度回過頭去。聽這聲音,百分之兩萬應該是班長!

「妳怎麼會跑到這邊?這邊有什麼東西好看嗎?」
「嗯…ㄟ…呃…這個…其實是呢…我剛剛是在看這個…呃…嗯…」
我拼命想找一個合理的理由,可是環顧四周,除了樹叢跟雜草之外,什麼都沒有啊!
「妳說妳是在看…?」他滿臉疑惑的盯著我看。
「我其實是在看…嗯…這個…水溝蓋!我在看水溝蓋!」
「水溝蓋?!妳看水溝蓋幹嘛?」

「我從小就對水溝蓋很有興趣,他們的形狀啦,材質啦都不太一樣的。」
古人真是教訓的是,當你說了一個謊,接下來就得一直說新的謊來圓謊。
我竟然連「我從小就很喜歡水溝蓋」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妳的興趣還真特別。」他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會嗎?呵,哈哈,我覺得還好。」我已經語無倫次了。

上課鐘聲在這時響起,我像是得救似的趕緊往教室的方向跑。
我拼命往前跑,想把他甩得遠遠的。
「蘇蓁蓁!」他一下就追了上來,和我並肩跑著。
「我剛剛找妳是因為有話想跟妳說。」我差點沒跌倒,有話想跟我說?
「不過算了,下次吧。」他頭也不回的衝進教室。

接下來一整天,我整個人呈現恍惚的狀態。
老師上課的聲音我完全聽不進去,我邊咬著筆邊拼命想他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會是什麼事?難道是…我拉鍊沒拉?!我趕緊檢查了一下,呼!好險!
如果是班上的事,他應該不會特地跑出教室找我吧?到底是什麼呢?我連任何一種可能的答案都想不出來。

×××××××××××××××××

回到家,才關上房門,我的鏡子就突然冒出一句:「他到底要跟妳說什麼啊?」
「唉!」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倒在床上,「我頭都快想爆了,就是想不出來。」
「說不定是要跟妳說:『蘇蓁蓁,其實我很喜歡你』!」
「拜託你少用那種陰陽怪氣的聲音講話好不好!噁心死了!」
我把頭埋進枕頭裡,「他會喜歡我!?用膝蓋想都知道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世界上沒有絕對不可能的事。」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還是把臉埋在枕頭裡不肯抬起來。
「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啊!你以前有想過鏡子會講話嗎?」
我沒話可以反駁,可是我還是固執的別過頭去。

「妳不要想這麼多嘛!我們來練習吧!」
「練習什麼?」
「練習治好妳的怪病啊!如果妳看到他可以自然一點,你們至少可以當朋友吧!」
朋友啊…聽起來還不錯嘛。我的鏡子又變成小小的他,站在地板上又叫又跳的向我揮著手。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可以變大一點啦!」
沒錯,為了成為你的朋友,我可得好好努力才行!

(10)

第二天,我邊刷牙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的眼睛佈滿了血絲,還多了兩道黑眼圈。
昨天鏡子拉著我練習到半夜,我總算進步到能看著100%尺寸的他講話了。
雖然說起話來還是有點緊張,不過,我辦到了!
因為熬了整晚的夜,頭痛得要命,眼睛也睜不開,走路也搖搖晃晃的,但是我的心情很愉快。
怎麼說呢,我有了這樣的進步,自己都覺得佩服自己。或應該說,我喜歡這個比較勇敢的自己。

午休前的下課,教務處廣播要學藝股長集合。
領了一堆資料,我邊走邊低頭看著手上的資料,差點撞到別人。
「對不起!」我抬頭,才發現是他。
「妳能不能晚點回教室,我有話想私下跟妳說。」多虧有昨晚的訓練,我才沒當場昏倒。
這實在是太刺激了!如果我有心臟病的話,應該會當場發作。
我的心臟像是在跳彈簧床,砰砰砰的猛烈跳著,我甚至擔心一張口它就會跳出來。
我的腦袋像WINDOWS當機時出現的警告畫面,不過不是藍色的,而是一片空白。
儘管我是這麼的緊張,表面上的我仍然非常鎮定的點點頭,「好啊。」

他走在我的前面,因為是午休時間,整個校園空盪盪的。
到了校門口前的花圃邊,他才停了下來,「就在這邊說好了。」這不就是上次他找到我的地方嗎?果然英雄所見略同,這邊是全校最隱密的地方。

「其實,跟妳說這個,實在很不好意思。」別抖啊…我命令著我的腳,免得他們害我露出馬腳。
「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呢?」我說。
他抓了抓頭,一副很困擾的樣子,「這實在很難開口…」
我再次的確定了一下自己的拉鍊是拉好的之後才說,「說吧!」

「先說好,妳千萬不能告訴別人!」
不能告訴別人?不能告訴別人的那種東西叫做「秘密」,為什麼要告訴我?我們沒有任何交情,連朋友都談不上啊!

「你是說,你沒告訴過任何人的事,要告訴我?」
他用力點點頭。
「你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這時候我腦子裡想的是,說不定鏡子說的是真的。
說不定這世界上真的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說不定他…

「我喜歡上一個女生。」他吐出這麼一句,兩隻眼睛定定的看著我。
「誰?」我的聲音像是廣播收不到訊號的怪腔怪調。

「我喜歡你…………………………………………你的好朋友…坐你旁邊的…」
他喜歡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旁邊的?
我的心情先是像雲霄飛車般衝向100公尺,然後再從100公尺急速落下。

「拜託!只有你能幫我!妳是她最好的朋友!求求妳!」我低著頭看著我的鞋尖,試著平靜下來。
我的腦袋瓜裡還在轟轟作響,像是被飛機轟炸過般的血流成河。太慘了。為什麼他會喜歡上我的好朋友呢?我不知道該為自己難過才對,還是為我的好朋友高興才對。

「喂,妳有在聽嗎?妳不會在研究妳的水溝蓋吧?」
我抬起頭來,露出一百分的完美笑容,「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妳一定會幫我的!」他鬆了口氣,開心的笑了。我該怎麼幫你呢?
一個是我最喜歡的男生,一個是我最喜歡的女生,我該怎麼讓你們在一起?那我呢?
我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150126
  • 我現在也是1年11班<br />
    我ㄉ教室也在3樓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