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字的情書】

(1)

在隧道門口,他等待著。


從他家到他就讀的學校,這條隧道是必經之路;

他總喜歡在隧道裡加快速度,讓他舊舊的鐵馬飛一般地衝向隧道的另一頭,

倒不是因為隧道裡空氣不好的緣故,而是他喜歡那種追著「光」的感覺。


從隧道口望進去,一片黑暗,但隱約還是可以看到隧道的出口,

雖然它一開始看起來只是一個小光點,但隨著單車的速度越來越快、

出口越來越近,光點便越來越大,他總覺得自己像是一路衝進那道光裡,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這讓他覺得,最後,他也變成了光的一部份。


隧道兩頭是截然不同的風景。

靠他家的這一邊,是兩排又高又直的椰子樹;

靠學校的那一邊,則是有重重海水味的基隆港。

所以,隧道的這一頭是綠,隧道的那一頭是藍。


每天早上,特別是當天氣很好的時候,陽光會把港面照得閃閃發光,

耀眼得讓他幾乎睜不開眼。但他總捨不得把眼睛閉上,這一片藍是他的最愛。

一出隧道,就可以感覺海風冰冰的拂在臉上,有著海港特有的味道,

出隧道的那一剎那,他總會興奮的歡呼一聲,像是通知港邊的那些船艦:「我來了!」


這樣的日子從昨天起開始不一樣。


昨天,他一如往常的一陣風似的衝進隧道,追逐著出口的光,眼看著出口就在眼前,

他發現到今天那片藍中有著不一樣的東西。那似乎是一個騎著單車的女孩。

距離還遠,他只能看見她的白色制服和黑色裙子,一點一點朝他接近。


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慢速度,也不打算取消他既定的歡呼儀式,他還是一樣全力往前衝,

在經過出口那一剎那,他正好和那個女孩擦肩而過;他興奮的歡呼,就像以往一樣。

但是隨即他聽見刺耳的剎車聲,他往後一看,女孩大概是被他的歡呼聲嚇著了,

所以匆匆忙忙的緊急剎車。


這時他才看清楚女孩的樣子。

她的頭髮就跟每一個高中女生一樣短短的,整整齊齊的撥到耳後去;

制服就和每一個高中女生一樣白上衣黑裙子,還有白襪子黑皮鞋。

可是在她白淨的臉上,他看到這輩子從沒見過的最清澈的一雙眼睛。

她回頭一臉疑問的望著他,像是想問他為什麼要大叫。

發生什麼事?她像是這麼問著。雖然她並沒有開口。


他愣愣的望著她。

整個世界的時間像是被人按了暫停,一切變得靜悄悄的,就連吹在臉上的風也停了,

他動不了。他只是呆呆的看著她。

他們兩個人就這樣停在單車上,回過頭去望著對方。隔著大概幾步的距離。


女孩等了一會,看他沒有任何反應,便轉過頭繼續往隧道的那一頭騎去,

一點一點從他的視線中變小,最後消失在隧道裡。

他不曉得在原地呆了多久,才恍恍惚惚的又踩起踏板往學校去,

這是他第一次發現,世界上竟然有這麼耀眼的東西,甚至比他最愛的海還要耀眼。


接下來的一整天,他像是掉了魂似的直趴在桌上,想著那個女孩。

她是什麼學校的?為什麼我以前沒見過她?她住在附近嗎?明天我還能再見到她嗎?

一堆問題在他腦裡轉來轉去,但是光是想著想著想著,就已經讓他覺得幸福。

-------------------------------------------------------

他在隧道的這一頭等。有椰子樹的這一頭。

雖然昨天他們是在那一頭相遇的,但是他想,在這一頭等,女孩應該比較不會發現吧!

他可以等到隧道裡出現她的身影的時候,再若無其事的往前騎去,裝作不期而遇。


遠遠的,他看到黑色的隧道裡出現一個小小的點,慢慢朝這裡來。

她來了!他既興奮踩著踏板前進,緊張的幾乎從車上摔下來,他大大的吸了口氣,

把呼吸調勻,才好不容易順利的往前騎去。


他們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的縮小,她的臉一點一點的越來越清晰,

從頭到尾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那女孩,直到他們又一次的擦身而過。

但是讓他氣餒的是,那女孩並沒有正眼看他,甚至像是根本沒有看到他,

她只是微微抬著頭看著路旁那些椰子樹,彷彿他是透明人似的。


他騎進隧道裡,騎得很慢很慢,這是他第一次不想追著光前進,第一次想留在黑暗裡,

出口的陽光,出口的海灣,現在對他來說已經都不再那麼美麗;

他索性下了單車,牽著車慢慢在隧道裡走。不曉得走了多久,才走出隧道。

陽光一樣暖暖照在他臉上,但他失去歡呼的力氣,他只想大哭一場。

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心裡如此難受,鹹鹹的海水味現在只會讓他聯想到眼淚。


他下定決心,明天他一定要讓女孩注意到他。一定要。

他跨上單車,向平常一樣的用飛快的速度衝向學校。心裡已經沒有任何猶豫。


(2)

第二天,他還是在隧道這邊等著,有椰子樹的這一邊。

他手裡捏著一張紙。因為緊張,手心冒的汗把紙弄得有點濕,他倒一點也沒發現。

他只是聚精會神的盯著隧道,期待她的出現。


當那個代表她小白點出現的時候,他跨上單車,慢慢的朝她騎去。

女孩原本就騎得慢慢的,今天她還是看著那些該死的椰子樹,就像沒看到他似的。

他手裡的紙握得更緊了,等到他們快要擦肩那一刻,他突然加快速度,

從她身邊衝了過去,同時伸長了手,把那張紙丟進女孩單車前的鐵籃子裡。


他聽見身後傳來「嘎」的一聲,他知道那是她緊急剎車的聲音。

他停下車,回過頭看著她。她正伸手把鐵籃子裡那張紙拿出來,把那張對折的紙打開。

然後她回過頭,對他笑了一下。很淺很淺很輕很輕的笑了一下。


他看著她轉身往前騎去,慢慢越變越小以後,才捨不得的朝隧道衝去。

這一次他高興得像瘋了似拼命的踩著踏板,全速衝進隧道,然而還不到隧道出口,

他就已經再也無法忍耐的大聲歡呼起來。

不過他沒想到,他的歡呼聲,連騎得遠遠的女孩都聽見了。

-------------------------------------------------

之後的每一天,每一天,他都一樣在隧道口等著她,一樣在他們擦肩而過的時候,

把一張紙丟進她單車的鐵籃子裡。

只是她不再被嚇得緊急煞車,她只會向他輕輕點個頭,便繼續往前騎。


幾個月下來,他們沒有交談過,但是他從她制服上的學號知道了她的名字和學校。

他不清楚她是否知道他的名字和學校?

她雖然不再像以前一樣漠視他的存在,但她也沒有專注的看著他過,

她總是低著頭騎著車,在他給她一封信時,回給他一個點頭和一個微笑。


慢慢的他開始有點心急,他已經高三,就快要畢業,而她才高一,

他害怕畢業以後,到外地去唸書的話,便再也見不到她。

然而他們的關係就只能停留在那不動,他沒有開口對她說過什麼,她也是。

他在信裡也沒有寫什麼。他只是用最簡單的一個字,把想對她講的話寫下。


每當他提起筆,想多寫一些,第二天投到她單車的鐵籃子,讓她知道他是多麼喜歡她;

但他又會擔心起她會怎麼想?會不會覺得他很輕浮討厭?他無法預測她的反應。

萬一她一生氣,從此避開他,怎麼辦?他絕對不要這樣。

於是儘管越來越心焦,他還是繼續一天天的讓日子過去,直到他畢業那一天。


這一天,他一樣的,在椰子樹下等著她,手裡捏著要交給她的紙。

這是最後一張了。他很清楚。

這一次擦肩而過以後,或許以後再也不會看見她。


她來了。他慢慢往前騎,就在他伸長了手,要把最後的一封信交給她的時候,

他的頭突然像是要炸開似的一樣痛,痛到他再也扶不住車子,整個人摔在地上。

她在他身旁停下,下了車,把壓在他身上的單車扶起來,蹲在他身邊。


「你沒事吧?」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我…我沒事。」他看見她滿臉的笑容,突然覺得頭一點也不痛了。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椰子打中的。」她繼續說。他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這麼燦爛。

他摸摸頭,「我也是第一次被椰子打到。」他傻傻的笑著說。


(3)

他很感謝世界上有椰子樹的存在。

在最後的最後,這顆從天而降的椰子,如此自然的拉近了他們的距離。

讓他聽見他一直想聽見的她的聲音。

也讓她聽見了他一直想讓她聽到的他的聲音。


如果我被椰子打到,就能看到妳笑得這麼開心的話,那我天天被椰子打也無所謂。

他這麼想。當然他並沒有把這些話告訴她。

他曾經痛恨這些椰子樹,因為她只看著這些樹卻看也不看他。

他回想起那天,他甚至想回家拿斧頭把這些樹全砍光。好險當時沒這麼做,他想。


他拍拍屁股站起來,牽起他的車,「我今天畢業。」

「恭喜你。」她騎回單車上,輕輕笑著說。

「那…再見了。」他是真的希望能再見到她,才這麼說的。

「再見。」她說完,向他點了個頭,騎著車離開了。


他待在原地一直看著她騎遠,直到看不見了,才想起來忘了把信交給她。

那一封他寫了一整晚的信,現在漂在路邊水溝裡。

他蹲在水溝邊,看著那封漂在黑色臭水裡的信。並不覺得遺憾。

也許這是天意吧。他想。

-------------------------------------------------------

他考上了台北的大學,因為住校的緣故,他真的沒再遇見過她。

在大學裡的他是很活躍的。他是班代,大小活動都找上他,他儼然是系上的風雲人物。

因為辦活動的關係,他認識了很多很多其他的女孩子,他有一本厚厚的電話簿,

裡面全是女孩子的電話地址,讓他的同學們嫉妒不已。


在她們面前,他總是能輕易的侃侃而談,不再是那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少年。

可是,只有他最清楚,在她面前,他為何會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是因為,太在乎的緣故。

--------------------------------------

大學四年的時間一晃眼就過,四年來,他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

朋友們以為他是定不下來、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他們不知道其實他心裡一直有她在。


畢業後,他輾轉得知她的消息,才知道她竟然是他鄰居的表妹。

透過鄰居的介紹,他們正式的被介紹,認識。

雖然事實上,他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但他們卻裝作不認識彼此。

半年後,他們訂婚了。


結婚以後,她故意在他面前,把他那本裝滿女孩子電話地址的電話簿燒掉,

他裝出一副很惋惜的樣子,看她氣呼呼的嘟著嘴吃醋,心裡偷偷的笑著。

這本電話簿對他來說早就沒有什麼意義和價值,裡面的女孩他早就連名字都叫不出。

因為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女孩,已經成為他的老婆,跟他用同一個地址、同一個電話。

---------------------------------------

時間一下跳到二十多年後的某一天。


我在找冬衣的時候,無意間在媽媽衣櫃最角落的化妝箱裡,找到一個很舊的牛皮信封袋。

裡面裝著一疊薄薄的日曆紙,每一張日曆紙都對折得平平整整的,

我仔細一看,天啊!這竟然是二十多年前的日曆紙!


媽媽為何要小心翼翼的收藏這些這麼舊的日曆紙?於是我把每張日曆紙打開來看,

但每張紙上都只有一個字:早。

竟然每一張都一樣只寫了那麼一個字。


這絕對不是媽媽的字,我可以確定。因為字實在很醜。


信封裡面還有一張測驗紙,也是對折得好好的。

我打開來看,裡面也只有一個字:早。

這寫得漂漂亮亮的字,我知道,是媽媽的字。


我想,這大概是媽媽寫給那個字很醜的男生的信吧!

雖然只寫了一個字,但是這封信還是沒交到這個男生的手中。

畢竟那是很封閉的年代,我很難想像我那保守的媽媽,會有勇氣把它拿給男生。


我看著那些信心想,還是趕快收起來,別讓爸爸看到比較好。

雖然每張紙上都只寫了一個字,可是我看得出來,這些絕對是情書。


是一封封很簡單,卻深深打動了我媽媽的心的情書。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putin's world

putin9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329492
  • 不知為何,雖然只有一個字,可是感覺好浪漫
  • 小小米~由☆
  • 其實我已經看這篇看好幾次了<br />
    但每次都感動到掉淚<br />
    這次終於忍淚回應啦<br />
    嗚嗚嗚~~~寫的實在太好啦~~~<br />
    感動到心感裡去了